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穿越小说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七十章 辙痕
    通过贿选成为首领后,陈健立刻派出了骑手去通知下游的那七个野民村落和山中的村落首领,前往城邑。笔×趣×阁www。biquge。info

    娥钺部族的人或许明天就要到了,在这之前他必须要做到名副其实。

    人都来齐后,共同祭祀了祖先。祭祀中陈健盟誓,绝不会偏袒任何一个部族,否则先祖永远不再庇护自己。

    顺便唠叨了一百多件事,具体就是分清楚什么是部族首领的权利,什么是城邑首领的权利。

    把暂时想到的可能出现的问题罗列了一遍,免得现在的部族联盟分不清楚什么是国事,什么是族事。

    唠叨中,他也让出了一些权利分给各个部族的首领,听起来似乎各个部族首领能管的事比以前多了,但实际上陈健抓住了军事权、土地分配权以及人员调配权,虽然只有大半年,却已足够。

    族人们送来了二十多根早就准备好的青铜首木质手杖,分给了每个首领,包括那些野民的首领。

    权杖,是一种象征意义。因为在他出现之前,首领大部分都是德高望重有经验智慧的老人担当,杖象征着老人,引申出象征着权利。

    即便前世,也不止是埃及、欧洲、玛雅和阿兹台克有权杖,华夏大地文明初始也是权杖。三星堆和红山文化均有出土,还有夸父逐日、弃杖于地化为桃林的传说。

    这个传说的本质,应该是夸父的部族跟着蚩尤混结果被炎黄打了,只好带着部族向西迁徙,结果半途死了,族人把他和他的权杖葬在了桃林里,最后变成了传说。

    部族时代过去后,就是国之大事在祀在戎了,权利的象征也从老首领的权杖变为戎钺礼鼎。

    首领们拿到木质铜首的权杖后,再按照陈健早已经编排好的剧本,一同将一柄青铜的权杖赐予陈健,意思是部族议事会的权利暂时交由权杖的拥有者。

    陈健先是假装不接受,惶恐道:“我连部族首领都不是,怎么就让我成为议事会的首领了呢?”

    首领们纷纷道:“议事会已经决定了,就让你来当首领,带领城邑和部族走得更远。”

    陈健接过权杖,考虑到族人听不懂诗,于是说道:“只要是能让城邑和部族发展的更好,就算我死了也甘愿,绝不会因为害怕灾祸而逃避。”

    举起了这柄使用资格只有大半年的权杖,城邑中立刻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多少也算的是众望所归。

    仪式结束后,就在广场上,陈健抛出了成为议事会首领后的第一个甜枣。

    草河南岸的土地将按照各个部族的人口沿河分开,远近范围是各个部族抽签决定,绝不徇私,但是垄沟的朝向必须一致。

    自己部族的奴隶会帮助其余部族开垦南岸的一部分土地,每个部族出七个人去南岸建一个小村落,负责看守土地驱赶动物。

    每个部族赐给一部分陶罐、盐、鱼干、渔网和麻布。等收获后,会让住在城邑的四个部族帮助其余部族将山中的粮食运回来。

    甜枣之后暂时没有巴掌,各个部族都是欢声雷动,原本有些不安的几个部族也逐渐安心,至少现在看来陈健并没有向着他自己的部族,甚至还得了一些好处,自己作为首领的权利比以前还稍微多了些。

    榆钱儿负责将赐给各个部族的礼物分发出去,陈健随后让人停了铜炉,并且安排了几个人专门去矿山看着那群奴隶,在娥钺部族的人离开之前,不再往这里运送矿石。

    原本的矿石挖了个土坑,全都埋了进去,熔炼好的锡也挖坑埋好,在此期间凡有泄露出部族冶铜秘密的,砍头处死。

    几个部族对这件事没有丝毫的疑义,而且他们也并不知道铜是怎么冶炼的,这个规矩在他们看来只能惩罚到城邑中的四个部族。

    随后,每个部族的男人集中起来,在坊市里铺满了木头框子,将城邑中所有能够交换的东西各拿出一些放在那里,榆钱儿带着弟弟妹妹们负责给那些人演示一些东西怎么用怎么吃。

    腾出了四间屋子,打扫干净,铺上兽皮,石灰粉刷过的墙壁上挂着一些陶制的小玩意作为装饰。

    荷塘里也扔进去一些新从草河里捕来的鱼,从野外挖了大量的野花,栽在了城邑壕沟外的道路两侧,包括厕所里也撒满了草木灰。

    忙碌之后,陈家问那个先回来的族人道:“你说娥钺部族来的那个女人是他们的祭司?”

    “好像是,她是娥钺的女人,烧荒种植的时候,是这个女人念的祝词。”

    “她叫什么?”

    “呃……换成咱们的话,她叫九,六七八的那个九。”

    “九儿?这名可是够怪的了。”

    “不止,那个女人还整天看着一根木头的影子嘀嘀咕咕。”

    陈健点点头,搓搓手不知道这个对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次交易对自己部族太重要了,他必须要办好,而且关系到冬天自己交出权杖后部族的权利分配。

    “应该快到了吧?击鼓,战兵立于道路两旁,着甲。让榆钱儿赶着牛车去迎接一下……接一下这个九。”

    …………

    九的确快到了,可她的名字一点也不奇怪。

    她妈妈的部族是掌管历法数字的,所以族中的名字大多是一二三或是各种星星,被华赐予数为姓,她的名字应该是数九。

    她现在正和族人走在一个月前那些山林中的部族走过的那条路上,也看到了房屋和渔网,却没有如那些人般膜拜,只是微微颔首,更不会如一个月前的那些人一样以为这就是先祖的居所。

    路是同样的路,不同的是眼睛。

    她的眼睛看过文明,所以没有太多的惊诧。

    渔网和自己部族的不太一样,比自己部族捕的鱼要多。但是第一个村路附近只能看到一面网,看来这个村落并不怎么富庶。

    经过那个村落的时候,她假意口渴,让队伍停下,在村落里休息一会。

    沿着第一个村落转了一圈,看了看那些披着树皮和兽皮的村民,有些疑惑。她以为陈健的部族每个人至少都能穿上那种麻布的衣服,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而且这些人连陶罐都不多。

    看了眼村落的屋子,九更是奇怪。

    这些屋子的木头都是新的,砍断的地方还是白的,而不是经历过雨淋日晒后的黑色,甚至能够看到挖泥土留下的坑,上面还没长草,可见这些屋子盖了最多半年。

    屋子也和自己部族的房屋不一样,因为自己部族曾经的家园在大河岸边,为了防止洪水,屋子不可能是这种半地下室的。要么是粟族那种木头阑干在下面,房屋建在一人多高的木阑干上;要么是华族那种夯土地基,洪水退去后在地基上继续加高的方式。

    “难道健的部族就是这样?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强大?要是这样的话,或许这次交换可以完全不同。他们也是从远处迁来的?这条河从不发水?还是说他们根本没考虑到洪水肆虐的可能?”

    只是看了这个村落,陈健部族的形象在九的心中,从故乡的那条无法逾越的大河变成了一条使使劲就能跳过去的小河岔。

    她没有多询问,甚至怀疑矩尺上那些圆和矩角,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是那个健想出来的,而是无意中画上去的?

    看过了村落,继续向前,她觉得健的部族可能也是如此这样一个大一点的村落。

    这些村落附近还有不少烧荒后的土地,有的还在用石耜开垦,并没有看到青铜的农具,一些骨耜是打孔的,还有一些直接就是用绳子绑上的。

    “自己部族可是许多年都没见过不打孔用绳子绑的骨耜石锄了。”

    她有些骄傲地想着,虽然对方有青铜兵器,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真的不足为惧。

    唯独好奇的就是那些垄沟,她还没见过有人这样种植,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更为诡异的是这些土地上没有种任何东西,是空的,整个村落附近一块种植过的土地都没有。

    现在天气已经逐渐热了,再不种植就要晚了,这个部族不是有麦和豌豆吗?难道那些不是种的?而是采集到的?

    骑在牛背上,九陷入了沉思。

    眼见为实,可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在告诉她,那个部族绝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强大,甚至她觉得可能只是一个运气好一点的采集部落。可是自己在部族看到的那些礼物,绝不可能是一个采集部落能有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沉思的时候,她忽然觉得族人用手碰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牛似乎停了下来,从沉思中抬起头,问道:“怎么了?”

    回头看了一眼,族人们傻了一样坐在牛背上,愣愣地看着前面,就像是看到太阳从天上掉下来一样。

    九转过头,也愣住了。

    一个女孩,梳着一对儿小辫子,可爱而又娇小。正对着阳光笑着,露出了白色如贝的一对小兔子牙,眼睛眯着仿佛月亮,手中挥舞着一支漂亮的鞭子,两条腿隔空荡着,没有穿鞋。十个脚趾上涂满了花瓣的汁水,脚踝上拴着一根五彩绳,上面缀着几块翠石。

    当然,这不是九楞的原因,十几年前她也曾经如此美丽过。

    让她愣住的,是女孩座下的牛车。

    两个宽大的、圆圆的车轮发出吱吱扭扭的声响,正在转动着朝着这边驶来,宽阔的车板上可以堆放十头牛能背的东西。

    只是这么一瞬间,九脑海中所有的疑惑、所有的不屑、所有的骄傲、所有的猜测,都被这滚滚的车轮碾过,只剩下一道在她记忆中永世难忘的辙痕――牛,还可以这么用?

    “那……那是什么?”

    她顾不得掩饰自己的惊讶,指着牛车,用学来的语言问着身边骑乘角鹿的人。

    可那些人也和她一样,愣在那里,摇摇头,九只从那些人的嘀咕声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那个年轻人的名字,那个她听过许多次的名字。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