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舒见月看了重灸一眼,拉着昱川和悟言问道:“可有看到什么特别的,想要拍下来的灵兽?”

    昱川摇头,“除了那只极乐鸟,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灵兽。”

    悟言也摇头,他对灵兽并不感兴趣。

    极乐鸟是挺特别的,他本身寓意就好,加上血脉缘故也是个半神兽了。

    但没抢到,也是没缘分了。

    舒见月道:“那我们就回去吧。”

    几人起身离开。

    他们一走,坐在前面的莲筝也起身离开了灵兽拍卖场。

    莲筝看出了天空的不同,虽然看不出什么,但他的感知不会错,可以确认的是,他一定是神兽。

    所以,他的目的是天空。

    而天空却对昱川称主,他自然就接近他了。

    只是没想到,能在八荒看到那个人。

    他不是应该在上神界么,怎么会来八荒这种地方?

    还有,他和那个小孩是什么关系?

    那个神兽是他的?

    莲筝想着来到了归途山,因为他心里总有些不安,能引起他不安的,只有石像里的人。

    见归途山封闭了山门,立即皱起了眉,对身后跟着的人道:“去查一下,归途山为何会封闭山门。”

    “是。”那人离开后,莲筝抬手想打开阵法,却发现,这不是自己之前布的雾隐阵。

    想到了什么,莲筝心中慌了一下,抬手就想攻击阵法。

    随即脸上就被打了一巴掌。

    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莲筝差点破功掉下去,“莲,莲笙,你怎么……”

    “有什么好惊讶的,你早该想到会有我出来的一天才对。”莲笙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以往对这个孪生弟弟有多疼爱,如今就有多恨。

    自己让他封印在石像中近五千年,如果不是俩人生为并蒂莲,自己如果死了,他也会受创,那他是不是会直接杀了自己?

    看了眼莲筝的修为冷笑了声,“我被封印了这么久,你一点长进都没有,还停留在真仙境,那你算计我是为了什么?”

    莲筝嘴动了动,最后道:“我就是不服,我们同生同长,为何你一直扶摇直上,而我却一直都需要你的救助,凭什么?”

    莲笙冷笑,“凭什么,凭的是我一直比你努力,你在母亲怀里哭闹时,我在阴斯鬼界受尽折磨。”

    “凭的是,你在玩闹的时候,我却在苦海里挣扎。”

    “你有什么资格不服?要不服的也该是我,不服母亲从小就偏疼你,不服母亲任我受苦受难却从未关心过我。”

    “到最后,你在修为不如我,成就不如我的时候,还求着我帮你助你。”

    “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也看得开,可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从小让到大,疼到大的孪生弟弟最后会算计我。”

    “然而,算计我那么多年,却丝毫未长进,也真是可笑。”

    莲筝让他说的连连后退,“娘说,只要将你封印,你的一切就是我的。”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神州的人又不是傻子,面上看不出两人的不同,修为还能看不出么。

    他最后只能逃到这八荒来,在这成为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可又能如何呢。

    这八荒资源匮乏得很,想突破一个境界自然很难。

    莲笙眼睛通红的看着他,牙咬得紧紧的。

    如果不是自己与这人的血脉感应极强,他都要怀疑自己不是那个人的儿子了。

    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让莲筝封印自己,然后得到自己的一切。

    自己在她眼中究竟是什么?

    呵,真是可笑。

    莲笙努力平息自己内心的戾气,将莲筝带到了破碎掉的石像前,“我在这里面待了多久,你就待多久吧。”

    莲筝连连后退,“不要,哥,我知道错了,我之所以这样做,都是娘告诉我的。”

    “封印之法也是娘告诉我的,哥,你不要封印我。”

    “呵,她知道你这样出卖她,不知道会是什么感想。”莲笙笑得很讽刺。

    莲筝立即道:“我没有出卖娘,本来就是娘出的主意。”

    莲笙也不跟他废话了,而是将他定住,亲手,将地上的石块一片一片的捡起来糊上去,任莲筝说再多也无动于衷。

    这个阵法他刚好知道,之所以会这样亲自一片一片的糊,不过是心中不平,想报复而已。

    他在封印中也不是什么都没得到,这些年接受着归途山众人的祭祀得到了不少的信仰之力。

    他封印前已是金仙境,现在已经有了要突破的现象。

    最后看了莲筝一眼,不顾他那哀求的眼神,就将他的脸给糊住了。

    没多久,归途山的弟子们就发现古祖神像恢复了,却比之前的要小一些。

    已出关的老祖们连忙来问莲笙,这还需要像往年那样祭祀吗。

    莲笙想了下,点头,“里面封印了我的孪生弟弟莲筝,除祭祀外让弟子们不要随意靠近。”

    老祖们面面相觑,看了眼神像行礼应下,“是。”

    至于莲筝能在里面得到多少信仰之力,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莲筝创立这个归途山的用意可能就是为了守住他,如今成了他自己唯一能出来的机会了。

    莲笙安排好了归途山上的事,就出了归途山直接找到了舒见月重灸所在的客栈。

    重灸在他靠近的时候就知道了。

    舒见月自然也知道了,自觉得起身离开,腾地方给他们聊聊。

    她从重灸那里也问到了些信息。

    这位莲笙是神州神宫的传使,有段时间负责接受上界神的传令,所以与重灸有过百年的交集。

    后面重灸没再见过他,也只是以为他换了位置了而已,毕竟一个人也不可能一直都当传使。

    没想到,这么久后竟会在八荒遇到,还被封印在石像中。

    莲笙看到重灸时是惊讶的,没想到会在八荒遇到他,还是他救了自己。

    “神尊,您怎么会来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重灸点头,“你打算继续待在八荒还是回神州。”

    “对于本尊出现在八荒的事,需要你保密,就当没见过本尊。”

    莲笙连忙点头,“是神尊,我等会就会离开八荒回神州,还有些事要处理。”

    “行,另外再帮本尊打听一下,谁手上有扶黎石。”重灸这话一出来,莲笙就觉得事情可能很严重。

    毕竟扶黎石是神尊的傍生石,会落在外人手上,说明出了内鬼。

    莲笙站了起来行礼道:“我一定会着重调查,一旦有消息,我会亲自送给您。”

    重灸点头,目前能用的人太少,他的禀性自己还算了解。

    拿出一块玉牌递给他,“这是没有神印的通行令,能让你有上神界能行,记住,你没见过本尊,这通行令是本尊几千年前最后一次见你时给你的。”

    莲笙郑重的将通行令收了起来,“是,一定谨记。”

    “本尊的事不着急,你先将自己的事处理好吧。”尘心没有那么快能找齐,他现在只是想知道,谁背叛了他。

    “是,谢神尊。”莲笙一想到自己的母亲所作所为,唇角就抿得紧紧的。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