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病娇摄政王在新婚夜疯狂作死 > 第14章 这封信是哪儿来的
    这是春姨娘最得力的大丫鬟竹儿!

    想到自己刚闻到的药材味,她有了一个主意,前提是得有人帮她一把才行。

    谁会帮她这个忙呢?

    暂时想不到的唐滢滢,将此事放在心头,并不着急,此事是急不来的。

    “掌柜的,麻烦给我这些药材……”她细说了自己所需的药材。

    要解毒和治伤,是需要很多药材。

    难得有机会出来,她得将自己所需的东西都买齐。

    买齐了所有东西的唐滢滢,准备和小梅走路回摄政王府时,却被暗卫强迫上了马车。

    再一次体验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回到摄政王府,她便想瘫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的歇息歇息。

    可墨辰却将她带来了地牢。

    亲眼看到了刚遭受过一轮折磨,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的月儿,是如何挣扎着求饶的。

    那虚弱的声音,几乎听不到。

    唐滢滢没一丝情绪波动的看着,也明白墨辰带她来这里的目的:“摄政王,我看完了,请问可以回自己的院落了吗?”

    “王妃,王妃,求求您救救奴婢。”

    月儿费力的睁开眼,无比虚弱的看着唐滢滢,那眼神如同在看唯一的救命稻草。

    唐滢滢看了眼面无表情站在那,难掩矜贵的男人,又看了眼月儿,敷衍的说道:“你老实交代一切,摄政王便会放了你的。”

    月儿断断续续的说道:“奴婢已是全交代了。”

    唐滢滢微微一笑:“你真全交代了?”

    “你可有交代,你为何要撺掇我替嫁,为何要栽赃我盗取军事机密,又为何死活不肯承认?”

    她每说一个字,月儿便抖一下,瞳孔不断的缩放。

    竟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哎呀呀,这就晕了啊,真是胆小呐。”唐滢滢惊讶的捂嘴。

    “是啊。”墨辰似是而非的来了这么一句。

    听得唐滢滢一颤,脑海中浮现出那日受到折磨的景象来,当即便要离开。

    却被墨辰一把抓住了手腕,强行拖着到了那一样样的刑具面前:“知道这些刑具的名字吗?”

    其中大多数的刑具,曾用在过唐滢滢的身上,看得她的头皮一阵阵发麻:“摄政王让我看这些,有何用意?”

    墨辰随手拿起带倒钩的鞭子。

    鞭子那暗沉的颜色,散发着的淡淡的血腥味,无一不刺着唐滢滢的神经。

    当初她被关在这里时,这条鞭子可没少折磨她。

    “摄政王有话不妨直说。”

    墨辰用鞭子挑起她的下颚,一双乌黑的眸似寒潭,深不见底:“你和月儿主仆情深,想来理应和她在一起,说不定会让她老实交代。”

    唐滢滢妈骂娘的心都有了,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摄政王想知道什么,问我就是了,用不着来这一套。”

    她的伤势还未痊愈,若是再受刑罚,恐怕会真死翘翘的。

    墨辰却是毫无温度的笑了下,睥睨着她:“那你说说,我想知道的。”

    唐滢滢心道,我哪儿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

    “摄政王,我不懂你的意思。”

    墨辰扬手便是一鞭子打在地上。

    ‘啪’的一声响。

    刺得唐滢滢一抖,脸色相当的难看:“摄政王,你便是打死我,我也无法说出你想要的答案。”

    墨辰刚要说点什么,余光看到全安走了进来,问道:“何事?”

    全安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唐滢滢,恭敬的朝墨辰行了一礼,靠在他的耳边低声的说道:“王爷,替嫁的事……”

    墨辰闻言,看唐滢滢的眼神微变,夹杂着些许不明的情绪。

    他挥手示意全安退到一旁,往唐滢滢的方向走了几步。

    逼得唐滢滢往后退了好长一段距离,警惕又防备的盯着他:“摄政王有话直说。”

    这人看她的眼神,好生奇怪啊。

    难不成是,又要折磨她?

    墨辰随手将鞭子丢了回去,嗓音微淡:“滚吧。”

    唐滢滢一怔,随即快步走了,连头也不回。

    这个狗男人有大病,非常严重的那种。

    “王爷。”全安欲言又止。

    墨辰淡淡的嗯了声,眉眼间淬上了一层寒意:“此事按着,她还有用。”

    全安明白的应了声‘是’:“那唐大小姐那边……?”

    “她仍有嫌疑。”此事没这么简单。

    他倒要看看,真正在幕后搞鬼的人,是谁。

    而回到自己院落的唐滢滢,面对的是青霜那张厌恶的冷脸,不悦的蹙了下眉头:“青霜,我想你还没弄清楚你的身份。”

    “我再不得宠,那也是摄政王府的女主子,是摄政王妃,不是你这个下人能随意甩脸子的。”

    听着她微重的语气,看着她那半张丑陋的面容,接触到她那凛冽的眸子,青霜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心肝直颤。

    这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唐大小姐?!她怎么会变得如此可怕的?

    “王爷根本不承认你。”她的气势弱了下来,言语里有着嫌恶。

    “那又如何?”

    唐滢滢抱臂凉凉的睨着她:“我是上了皇家玉蝶的摄政王妃,而你只是一个奴婢。”

    “便是我这辈子都不得宠,也永远是主子,这辈子你都必须对我恭恭敬敬的,否则便是藐视皇室,是大不敬。”

    这话一出,青霜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脸色白了几分,憋屈的行礼道:“请唐大小姐恕罪。”

    唐滢滢没想过真拿青霜如何,毕竟这是墨辰的丫鬟。

    她这样做,是想让自己的日子安生一些,免得青霜总拿自己当回事,处处找她的麻烦。

    丢下一句跪足一个时辰,她便回了屋里歇息。

    院落里发生的所有事,被暗卫禀告给了墨辰。

    墨辰只嗤笑了一声,吩咐暗卫继续盯着,并未做什么。

    ……

    没墨辰来找麻烦,唐滢滢的日子过得轻松,连伤势都好得快了很多。

    就在她的伤势快要好的时候,收到了两封信。

    一封是在她衣柜里发现的,一封是唐柔派人送给她的。

    她把玩着在衣柜里发现的那封信,唇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意,这可真有意思,竟是有人能避开墨辰的耳目,悄悄的将一封信放在她的衣柜里。

    早上她选衣裳时,便发现了这封信。

    她问过小梅,昨日除了来打扫的两个丫鬟外,便只有青霜在,再无其他人来过。

    那两个丫鬟没动过衣柜,只在院里打扫,不可能是这两个丫鬟做的。

    那会是谁,又是为了什么,要将这封信放在她的衣柜里?

    想了想,她拆开信看。

    当看完信,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帮她?

    写信的人为何要帮她,又是出于何种目的要帮她,又想通过她得到什么样的利益?

    找出火折子,将信点燃,看着信一点点的燃烧,心情却越发的沉重。

    她就想平安和离,摆脱墨辰,收拾了唐家,过上安稳的日子罢了,谁知一件一件的事接踵而来。

    揉了揉眉心,继续看第二封信,这是唐柔请她回唐家看看的信。

    “唐柔终于是按耐不住,要出手了啊。”

    将地上的灰烬处理干净,拿着信找到了,在书房处理公务的墨辰,说了下明日要回娘家的事。

    墨辰的眸色微暗,来了句:“我陪你回去。”

    唐滢滢如何不知他是想去看唐柔,眸底划过一丝讥讽:“那多谢摄政王了。”

    “王爷。”

    这时,全安走了进来,厌烦的看了眼唐滢滢,朝墨辰行礼道:“王爷,晋王派人送来了不少女子用的东西,说是给唐大小姐的。”

    墨辰还未说什么,倒是唐滢滢先一步说道。

    “全卖了,银子捐给善堂,就说是摄政王的善举。”

    她面露嫌恶,嘴角浮起一丝冷意,晋王还真是个渣啊,为了能算计墨辰,竟是能对她这样的丑女如此好。

    “你还真是舍得。”墨辰讥嘲道。

    唐滢滢知道墨辰怀疑她,更清楚解释是没用的:“舍得啊,渣男送的东西,我觉得晦气。”

    “是觉得晦气,还是生气?”

    墨辰冷冰冰的话,刺得唐滢滢的血液都要冻僵了。

    她刚要说什么,便看到一个下人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禀王爷,这是晋王送给唐大小姐的信,说是要唐大小姐亲拆。”他双手将信递出去。

    唐滢滢暗叫一声糟糕,刚要拿过信时,看到一双修长有力量感的男性手,先一步拿到了信。

    “摄政王,你……”

    余下的话,在墨辰迅速拆开信的时候,变成了愤怒和不尊重。

    不管晋王是何用意给她写信,这封信都是她的私人物品,理应由她来看,由她决定是否要给她人看。

    可墨辰这个混蛋,抢走了信不说,还当着她的面拆开了信。

    不等她质问,便被墨辰一把掐住了脖子,强行提了起来。

    “奸夫淫妇!”

    墨辰用看水性杨花女子的眼神看她,黑沉幽暗的眸子里满是冷怒,掐着她的手不断收紧:“你竟是早与晋王私通!”

    唐滢滢被掐得咳嗽了好几声,小脸渐渐泛白:“我……我没有!”

    “我的第一次是给你了……啊!”

    她被墨辰重重的砸在地上,疼得眼泪花都出来了。

    墨辰用极度憎恶的眼神看她,双拳捏得咔咔咔直响:“难怪你会心甘情愿替嫁,会处处护着月儿,天天想着往外跑,敢情是想帮你的情郎晋王。”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