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病娇摄政王在新婚夜疯狂作死 > 第2章 亲哥哥帮着唐柔
    大花便温顺的趴在她的身边,人性化的鄙视了唐柔一眼,懦弱胆小的人类。

    唐滢滢眸中清冷,扫了一遍唐柔:“妹妹,你可真厉害,在王府都有你的眼线,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知道。”

    昨晚的事,墨辰那么生气,认为和她睡了是玷污,怎么会宣扬出去。

    可现在连唐柔一个闺中小姐都知道了,昨晚她给摄政王下了药。

    唐柔一听,脸色陡然一变:“姐姐,你可不要乱说污蔑我,是嬷嬷担心你出事,急匆匆的回府禀告了父亲,父亲让我来看看你的情况,我还特意带了大夫来。”

    唐滢滢啧了声,冷然的眸光仿若能看透一切:“我不需要,带着你的人滚!”

    原主长年累月的被人喂毒药,虽然不知道是谁下的,但唐柔眼藏狡黠,一看就是心术不正的人。

    “姐姐,你不要任性耍性子,这儿是摄政王府!”

    她接二连三的话,让唐柔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唐滢滢这个丑八怪,此刻不应该是吓得痛哭流涕,哭着求自己救她嘛?

    现在居然冷言冷语的赶自己走。

    而且以往唐滢滢为了遮丑,不是低着头便是戴着帷帽,从来不将溃烂的脸露出来,如今她却大大方方的露了出来。

    唐柔低下头,眼眶噙着泪花,眼尾红红的:“姐姐,你现在受了伤,怎么迁怒我,我都不怨你。你让大夫给你看看伤,不要再闹了。”

    说着,唐柔就从笼子的空隙里,去拉唐滢滢的手。

    唐滢滢吃力的靠着大花,眉宇不耐烦的一蹙,拍开她的手。

    “听不懂人话,让你滚!”

    唐滢滢还虚弱着,拍开的力气也不大,但唐柔的胳膊却砰的一声撞在笼子的铁栏杆上。

    整个人也摔倒在地上,唐柔尖叫一声,捂着自己的胳膊,衣袖微撩,露出青紫的淤痕。

    “大小姐,你怎么能如此恶毒,二小姐好心给你找大夫,帮你治疗,你还打二小姐!”唐柔身边的丫环,愤愤不平道。

    下一秒,一道急促的脚步声快速而来,用力推开院门,满脸紧张的冲了过来。

    “唐滢滢,你又在欺负柔柔了!”

    唐滢滢抬眸看去,看到的是一身穿青色长袍劲装的男人,长相和原主有两三分相似,模样周正不乏俊朗,身高不低大概一米八左右。

    男人快步走来,扶起摔倒在地的唐柔:“柔柔,你怎么样?你就是心太善。”

    说罢,唐庆目光愤怒的瞪向唐滢滢。

    这是原身一母同胞的哥哥,也方家唯一的嫡子唐庆。

    然而,唐庆视唐柔的生母春姨娘为亲娘,视唐柔为亲妹妹,极其不待见和厌恶原身。

    虽然唐庆对原主不好,厌恶,连一个正眼都没有,但原主却不在意,默默的关心这个哥哥,唯一的亲人。

    帮他做吃的,缝补衣服,就连唐庆现在脚上穿的鞋,都是原主前不久熬夜做出来的。

    唐滢滢嗤笑一声,笑原主又蠢又傻,亲情这东西,不是渴望就能求来的。

    听到唐滢滢的嗤笑,还有眼里的嘲讽,唐庆的火气一下冲上天。

    “唐滢滢,你太过分了,只要是柔柔的东西,你什么不抢,就连婚事都抢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唐庆将唐柔护在身后,言语间满是厌恶:“幸好我跟着来了,否则还不知你会如何害柔柔。”

    唐滢滢神情寡淡,平静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没必要和睁眼瞎争辩什么。

    她被关在铁笼子里,明明伤得就剩下一口气,唐庆一来却是责骂她,似乎唐柔受了多严重的伤。

    “哥哥,不是这样的。”

    唐柔温温柔柔的解释着:“是我的错,不该强迫姐姐看大夫,姐姐现在心里肯定也很难过。”

    唐庆闻言,浓眉狠狠的皱了一下,声音轻缓的宽慰道:“她弄晕了你替嫁过来,这些都是她该受的惩罚,给她找什么大夫,病死她算了。”

    唐柔摇头:“哥哥快莫要这样说,大家都是一家人,”

    “她可没当你是一家人,抢你婚事,天下最恶毒的就是她,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唐家的脸都让她丢光了。”唐庆从鼻腔里发出重重的哼声。

    “柔柔,我们回府。”他拉着唐柔往外走。

    唐柔柔顺的跟着唐庆离开,走前,回头淡淡的扫了唐滢滢一眼。

    等他们走后,唐滢滢静静的躺了一会儿,自嘲的笑了笑。

    这就是原主伏低做小,费劲心力讨好的长兄,但唐庆眼里心里,只有唐柔这个宝贝妹妹。

    原主做什么事情,在唐庆看来,都比不上唐柔。

    她可不是原主,奢望亲情,委屈自己上演一家子和乐融融的戏码。

    以后唐家的人,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吧,‘唐滢滢’舔狗的时代过去了。

    彼时,天完全亮了,唐滢滢坐起来,查看了一下受伤的胳膊。

    仔细的摸了一下骨,幸好,只是骨折,骨头没有断。

    咔!

    一使劲儿,唐滢滢熟练的接上了断掉的胳膊,只是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缓过这阵儿疼痛后,唐滢滢查看了一下实验室空间,发现里面百分之九十九的面积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像是被封印了般。

    她试了一下,果然无法使用。

    只有一些基础的药,少许药材和几样防狼工具。

    唐滢滢叹口气,她本来想拿自己配好的百灵丸,祛除体内的毒和脸上的伤,但现在看来,得另外想法子了。

    一天没吃东西了,此刻唐滢滢饥肠辘辘的,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墨辰断了她的粮水,这三天都没吃的喝的。

    唐滢滢犹豫半天,从实验室里拿出了一瓶葡萄糖,喝了半瓶后,分外珍惜的放了回去。

    真惨,一瓶葡萄糖,她居然都沦落到分几次喝的地步。

    休息了一会儿后,唐滢滢拿出碘伏,给身上被撕咬的伤口消毒,不时传来阵阵痛楚。

    小花还挺狠的,有两三处的伤口,都深可见骨,得十天半个月才能痊愈。

    三天后,她被放了出来。

    安置在了一处荒凉的院子里,院子里满是杂草,房间里也布满灰尘,一看就是很久没人住,甚至都没人打扫过。

    嬷嬷双手拢在袖子里,神色冷淡得很:“唐大小姐,以后你就好好的呆在这儿,没事儿别乱跑。”

    言下之意,唐滢滢明白,不受宠的王妃打入冷宫,自生自灭呗。

    修整了一两天后,唐滢滢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

    她身在摄政王府,害她的人没法再投喂毒药,唐滢滢半边脸上的毒脓没有再长了,只是之前重复结痂的地方,依旧留下了暗褐色的印记。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窝深陷,脸色青白,一张脸坑坑洼洼,难看得很。

    唐滢滢预计了一下时间,感觉应该差不多了。

    所以,当丫鬟来送饭的时候,唐滢滢问:“摄政王呢?”

    丫鬟叫青霜,青霜冷冷的看着她,寒声道:“王爷发病了,你这个扫把星,满意了?”

    听说那天就是这个丑八怪诅咒的,说摄政王命不久矣,就快死了。

    结果没两天,摄政王就发病了,现在大夫都住在王府,一步都不敢走,都熬了两个夜了。

    青霜眼带厌恶的斜视唐滢滢一眼,将食盘放得啪啪作响。

    一碗糙饭,清水煮白菜,还有一碟子咸菜,还有一碗黑乎乎的汤。

    还想吃好的,做梦吧啊。

    唐滢滢瞥了一眼,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也不在意青霜的冷言冷语,反而立马询问,“发病了?是不是浑身如万蚁噬咬,脉搏虚浮不定,心脏也骤停过,差点死了?”

    虽然没有确切的给墨辰把脉,但望闻问切,对于他的发病情况,唐滢滢还是有把握的。

    “你这人怎么这么恶毒!竟然咒摄政王死?”青霜眼神如刀。

    在这一瞬间,想杀死她的心都有了。

    青霜脸色冷冷的,剜了她一眼,利落的把端出来的饭菜,又重新端了回去。

    “给狗吃都不给你吃!”

    唐滢滢哑然,“我这是在描述病情好不好!难道墨辰发病的时候,不是这样?”

    青霜犹疑了一瞬,王爷发病的时候,她在外确实听到了大夫的惊叫,说王爷摸不到脉搏了……

    但谁知道唐滢滢是不是在哪儿听到的王爷的病情,和她学舌。

    见青霜没立刻反驳,唐滢滢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然后从袖口拿出自己早就写好的方子,放在桌子上,唐滢滢淡淡道,“这是我写的方子,能够暂时缓解墨辰的病,你可以先把方子给大夫看,看……”

    “就你?”青霜面露鄙夷,毫不留情的嘲讽道:“你分得清黄芪和三七吗?你怕是都认不出几种药材,还敢写方子,我看你是想害死王爷!”

    说完,青霜提着饭盒,头也不回的走了。

    才情绝双的那是唐家二小姐唐柔,众所周知唐滢滢貌丑鄙陋,大字不识一个,还开方子呢,分明字都不会写!

    她刚刚看了一眼方子,上面的字根本就是乱写。

    远门砰的一声被关上,唐滢滢摸摸咕咕叫的肚子,面容惆怅。

    刚刚着急了,自己应该吃几口再问的!

    而且葡萄糖也不抵饿,空间里的其他东西依旧动不了,看来今天只能饿着了。

    这里不愧是冷苑,住在这儿三日,她观察过了,平日里出了青霜每天一次送饭菜过来,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来这里。

    连路过的都没有。

    可当晚,唐滢滢就熬不住了,人是铁饭是钢。

    她再不吃,真的要饿死了。

    原主身体本来就差,嫁过来还被打个半死,住进冷苑后,一天只有一顿清汤寡水的饭菜。

    今天倒好,她别说米粒了,她连一口水都没喝上。

    在出冷苑被发现惩罚,和现在就饿死,两条路,唐滢滢坚定的选择了前一条。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