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离职后成了总裁的霸道娇妻 > 第29章 那是违法的
    事发突然,但夏小小无心去追问他的下落。因为她刚挂断电话,傅明哲就过来向她坦白了。

    她精神恍惚地听着他说卡卡住院了,劝她不要太担心,他已经派人安排好了。如果她想去,现在就可以带她去看弟弟。

    跟她坦白的时候,傅明哲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两只手时刻准备着去扶晕倒的她。

    然而他低估了夏小小的承受能力。她的脸色很难看,也许是刚刚已经经历了一场大起大落,反而把她的内心给夯实了。

    “卡卡在哪里,带我过去。”她神色平静,语气镇定,仿佛刚才那个抱着傅明哲发抖的人不是她。

    “你乖乖等一下,我去叫车。”傅明哲没有废话,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为她服务。

    “先带我回家,我得给卡卡带些换洗的衣服。”一句不着调的话,让傅明哲的心提了起来。

    夏小小突然停住脚步,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过了一会儿她才愣愣的开口,“不去了,直接带我去医院吧。”

    车子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傅明哲也不催,就静静地看着她。夏小小愣了一会神,却转身往洗手间走去。傅明哲见状也忙跟了过去。

    门没有关,哗哗流动的水龙头前夏小小在对着镜子把头发散开。

    “小小。”听到傅明哲叫她,夏小小回过头,昏暗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光彩。

    完了,傅明哲心一沉,疾步过去扯条毛巾给她擦头发上的水。

    “卡卡还在等着你呢。如果你乱了,那他该怎么办呢。况且,医院那边的诊断结果还没有出来。”

    夏小小眼睛转动了一下,里面流动着一丝光。傅明哲说得对,我这是怎么了?她忍住哭声,抬手抹掉眼泪跟傅明哲往医院赶去。

    凌晨医院的走廊上,空荡荡的。夏小小望着面前的那堵白墙,像是失了魂。如果卡卡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向父母交代。今晚发生的事,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那堵墙一样,一眼就望到了尽头。

    “你别怕,我一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夏小小泪眼迷蒙地看着傅明哲,这句话,他今晚说了很多次了。可真的会有人一直待在她身边吗?

    她没了爸妈,祝羽也离她远去,卡卡还在危急中。她没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

    从小倔强不服输的夏小小,第一次觉得自己软弱无力。她明明那么用力地去爱自己的亲人,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她?

    这不公平。她越想越伤心,蓄积的委屈与挫败感,催着泪珠一颗颗往下掉。

    委屈与挫败混着眼泪无声地流成了一条河。一只宽大的手握住了她手。她望着那只隐着几条青筋的手,顿感一股力量自手掌传到了心里。傅明哲坚定地向夏小小承诺“我们现在是夫妻。卡卡也是我弟弟,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可以解决。”

    “你不用担心费用,我的钱就是你有钱。卡卡进了医院,不管结果怎样,我们不慌。”夏小小抹抹眼泪,她都忘了,自己的钱刚替祝羽还了债,她现在不但没有住处,连钱都没有了。人穷的时候,连病都生不起。

    让她没想到的是,傅明哲又一次给她力量,“我们只是演戏而已,这样也行吗?”

    “可我们的证件是真的。”傅明哲对她浅浅一笑,如微风轻拂过面颊,一直吹到了夏小小心里。这一笑冰雪消融,万物萌芽一切生机重现。她对这个男人一切的猜疑与不满全部消散不见。因为他在自己需要帮助时,雪中送炭。

    煎熬的一夜过去了。夏小小失神地看着熟睡的弟弟发呆。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漫长的等待切割着她的心。

    她两眼放空,仿佛只有一具空壳。她愣愣地把卡卡可能出现的情况都设想了一遍。那些她听过的没听过的医学名词统统向她发起了进攻。

    无论卡卡得的是哪一种病,她都难以承受。

    可苦难降临的就是这样巧,她刚有了一点钱,老天眼睛不眨一下就收走了。想到祝羽,她苦笑一下自我安慰。屋漏在先,连夜雨在后。若两个同时发生,还真难以抉择。

    从小吃过的苦让她没有像娇花一样哭个不停。但面对傅明哲,她觉得很别扭。这世上她最怕的就是欠人情。而卡卡的事多亏了他安排,这样重的人情债,怕是一时半会还不清了。

    正想着,傅明哲带着早餐进来了。那温热的早餐就如他的热情,直逼夏小小的面门。“先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我来守着。”

    卡卡做了一堆检查还没有醒来,夏小小哪里有心思吃东西,一颗心全扑在弟弟身上。

    “不了傅总,我吃不下。”原本平静的心,被他这么一暖,情绪便冲破阻挠释放了出来。但她没有哭,因为眼泪从来都不是她表达情绪的方式。

    但那颗一直不服输的脑袋现在低垂,如一朵骄傲的玫瑰被风雨摧残了容颜。夏小小抿嘴咬唇,脑袋里回想着与卡卡往日的温情。这样一想,那些对卡卡感到愧疚的往事一起向她袭来。

    “我弟弟小时候很乖,他最爱粘着着我,对我的话言听计从。有一次他闹着跟我要十块钱,我很生气就凶了他。谁料他变本加厉闹得更凶了。那时候我们日子很艰难,他有这样不懂事,我一时气急,就动手打了他。”

    回忆的阀门一旦打开,后悔的情绪被加倍放大。傅明哲没有打断她,如果不让她说出来,只怕她闷在心里会更难受。

    “我下手那么重,他却不哭。最后我抱着他哭了问他为什么不懂事,都不能体谅我的艰辛。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傅明哲想不出原因,在他的生活里,从没有过钱的烦恼。就算是有,那也是钱太多了。不过为了配合夏小小,他还是胡诌了一个“他要买玩具?”

    小孩子天性就是不受拘束的,他想当然以为年幼的卡卡要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

    “不。”夏小小声音不可抑制地抖了起来,“他说,那天是我的生日,他就差十块钱就能给我买个蛋糕了。”

    “他要钱,是为了给我买蛋糕。”夏小小猛地抬起手手塞在嘴里咬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全被堵在了嗓子里。

    那不断抖动的肩膀,一下下敲打着傅明哲的心,满眼怜惜。他把夏小小那只被咬得红红的手拉过来捧在手里,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这次夏小小没有跟他客气,张嘴咬住了他大拇指旁那块厚实的肉。

    过了许久,她慢慢松开嘴巴,一圈细小整齐的齿印烙在了傅明哲手上。

    “你说,我弟弟这么善良可爱的一个人,会不会……”

    “不会,而且一切都会好的。听我的,去吃点东西。不然你垮了,卡卡怎么办。”傅明哲轻声安慰她,丝毫没有顾及手上传来的阵阵痛感。

    夏小小的情绪被傅明哲温柔地抚慰着。见她恢复正常,自然地扳过她的身子,双手扶住她的肩头。“你想做卡卡坚强的后盾,首先你自己得有个强健的身体不是吗?如果连你都倒下了,卡卡怎么办?”

    夏小小怔了怔,觉得傅明哲说得对,她不能消沉下去。她跟卡卡那么多风风雨雨都扛了过来,这次也一定可以。

    “谢谢你,傅总,那卡卡就拜托你了。”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以前的那股精神劲又回来了。

    见她这样,傅明哲笑了,“你放心,他把房间给我住了一晚,我报恩的时候了。”

    故作幽默的话化解了夏小小的哀愁。说句没良心的话,傅明哲甚至对卡卡的突发状况充满了感激。因为这件事,他少走了很多弯路,顺利地走进夏小小的心里。

    夏小小看了看现在躺在床上的弟弟,前两天还在活蹦乱跳,现在却吉凶难测。她眼睛一潮,赶紧拎着早餐出了病房。

    安静的病房里,傅明哲抬起那只被夏小小咬过的手,翻来覆去的欣赏着。喜欢一个人,就算被她的小脾气伤到也是快乐的。

    “咳”虚弱的声言从床上传来。傅明哲一转脸,对上了卡卡那双疲惫的眼睛。他爱屋及乌的心跟着猛然一痛。

    “醒了,想吃点什么?”他眼里的心疼一闪而逝,继而换上一张温的笑脸。

    躺在床上四处打量的卡卡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直到他的眼睛将病房四周的坏境都打探了一遍,才缓缓张开泛白的嘴唇。

    “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摸不着头脑的话让傅明哲一愣。然而也只是一瞬,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是,我喜欢你姐姐。”

    “喜欢她到什么程度?”卡卡紧追不舍。

    “喜欢到看见她的第一眼,心就起了波澜。喜欢到一碰处她,感觉就刻到了骨子里。喜欢到,我孤寂了几十年的心在她那里有了依靠。”

    “我爱她。”傅明哲像是在宣誓自己的忠诚,他把自己不能明明白白拿出来给夏小小看的真心,悉数展示给卡卡看。

    “好。”两人大眼瞪小眼彼此探视过后,卡卡掷地有声说了个好。像是给给他们两人的关系盖上了认可的印章。

    “给我住这么好的病房,看得出你确实很有钱。我姐说你是个总裁。那你会娶她吗?”

    卡卡真不愧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好孩子,夏小小和傅明哲秀恩爱的新闻网络上都传遍了,他还在这里傻乎乎地问傅明哲会不会娶他姐姐。

    “我们有这方面的打算。”轰隆隆了,当初在夏小小头上劈过的雷,又跑到卡卡头上来了。他张着嘴半天合不上。等他卡壳的脑子活络过来后,对傅明哲开启了快问快答模式。

    “那你有白月光吗?”

    “没有。”

    “你妈好相处吗?”

    “我们不住在一处。”

    “你的家族需要联姻吗?”

    “不需要。”

    “你会挖我姐的肾,眼膜,子宫,等其他器官捐给迷惑你的狐狸精吗?”

    “不会。”

    想要知道一个人有没有说谎,那就对他疯狂问问题,并且语速一定要快,问题一定要精准,这样才能达到效果。

    只是卡卡最后一个问题问的太长了,反倒被傅明哲截住话头反问了一句。

    “我为什么要那样做?那是违法的。”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