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离职后成了总裁的霸道娇妻 > 第28章 苦难从不长眼
    “你别怕,我去开灯。”极度缺氧的呼吸喘得傅明哲也跟着紧张起来。但他声音沉稳动作从容不迫,把魂魄游荡的夏小小安顿好,起身去开灯。

    灯亮了,夏小小蜷在角落。那张苍白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更让人担忧。傅明哲回到她身边,语气轻柔安神定心。

    “是不是做噩梦了?”

    夏小小的额前沁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笼罩着一层惨淡的光。

    见她说不出话,傅明哲的手迟疑了一下,然后果断覆上那冰冷的额头给她擦汗。夏小小没有拒绝,那双平时倔强的手,此刻紧紧抱着身子微微颤抖。

    “别怕,我在。”傅明哲喃喃低语声,一下一下抚平她的恐惧。

    许久,她的脸色才缓和一点儿,抬起白皙的手软软抓住傅明哲的手臂。“我的手机呢?”

    她的声音是空虚的,气息不稳。傅明哲赶紧四处摸索,一阵手忙脚乱终于在她脚边的被子下找了躲起来的手机。

    像是蓄谋了许久,手机刚送到她手里突然炸响。夏小小原本放松的神经突然绷紧,身体又开始抖动。下一秒她就落入了一个安全又宽大的的怀里。

    傅明哲一只手轻轻抚着她的背,另一只手快速地去按接听键。电话显示是卡卡来电。半夜亲人来电,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傅明哲心头。

    他没空思考,接起电话放在耳边。

    怀里的夏小小很反常,没了坚硬的外壳露出了柔软的内心。她是真的恐惧,头深深埋在傅明哲胸口,双手把他胸前的衣服抓得起了皱。

    突然的转变,让傅明哲觉得此刻自己对夏小小来说,居然是个非常重要的存在。他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他,夏小小孤身一人该如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她的弟弟,出事了。手里的电话像是一颗滋滋作响的炸弹,不能就这样把它送到夏小小手上。他把电话在脸上贴得紧了些,另一只手捂住底端,冷静地跟对方说着什么。直到电话里传来一连串应和的好声,他才挂断电话。

    即便有傅明哲在一旁不断安慰,夏小小也依旧没有从恐惧中回过神。她努力呼吸着,像是还未从巨大的梦魇中醒来。

    傅明哲拍着怀里的人,心里沉重的像是压着一块巨石。

    嘴巴更是糊了一层厚厚的浆糊,黏着得不知如何开口。可那是她弟弟,虽然第一次见面姐弟俩打打闹闹,可看得出来,他们的感情很好。

    他现在有些明白夏小小做噩梦的原因了。关心所致,心有灵犀。

    “小小,你还好吗?”感觉到怀里的人不那么抖了,他才抬起夏小小的脸,温柔地看着她。

    夏小小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才确定这不是梦是现实。傅明哲在她身边,她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梦魇里的残余此刻消失不见。她的嘴巴一张一翕,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我没事。”

    “没事就好,我在你身边。”这句温暖有力的话戳痛了她神经,已经很多年没人有跟她说过这样的话了。想到那个可怕的梦,她眼睛一热,泪就滚了下来。

    “我做恶梦了。”她神色一暗低下头去,双手又抱紧肩膀。

    “先喝口水。”傅明哲贴心地给她倒了一杯水。

    夏小小仿佛没看见,自顾说着那个噩梦。她怕不说出来,就会崩溃。

    “我梦到我爸妈出事的场面了。可他们出事的时候,我还小,根本就没有见过事故现场。”她吸了一下鼻子,不用去看她的脸,就知道她在极力忍着悲伤。

    “他们身上血肉模糊,我爸的眼睛闭得紧紧的,我妈被卡住了。她的眼睛里溢满了泪水,嘴里含糊不清念叨着,却没人帮她。场面那样真实,我就站在那里迈不动步子,不会哭不会叫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生命一点点消逝……”

    巨大的呜咽声阻断了她的话,一向凶巴巴坚强的姑娘,此刻弓起身子失声痛哭。她想爸妈了,她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噩梦,可这一次的梦,比以往更吞噬她的心。

    傅明哲不说话,静静地听她讲着,希望自己的倾听能分走她一些痛苦。

    “我好恨,恨自己为什么像个傻子,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她的双手松开肩膀把头发扯得紧紧的。傅明哲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小小,你别这样,你抓我的头发。”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能减轻她的痛苦。他不是没有经历至亲的离世。可比起父亲的去世,母亲勒着他脖子的生活最让他痛苦难。

    可再难捱,他也捱过来了。他心里的伤和盘踞在夏小小心里的痛,一下子就融合了。

    想到刚才的那通电话,他的心又紧了起来。

    可惜,这世上没有什么感同身受。傅明哲此刻多希望他也经过什么残酷的事情,这样就可以对夏小小彼此交心。他可以用他自己的感受去体会她的感受,这样他就能用自己的经验去安慰她。

    他搜肠刮肚地想着自己的痛苦。终于那些被他埋藏在内心深处,曾经让几乎发狂的旧事,被他挖掘出来了。

    “有些事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他想了想,还是开口了。他轻轻抓住夏小小的手把她手里的头发一点点拿出来。然后用自己的手用力握住她柔软无助的手。夏小小像是散了架,任由他握着。

    “我小时候最怕的就是我妈。在外人眼里她是个坚强的女人完美的妈妈。丈夫去世,自己扛起整个傅氏踽踽独行。而且还把年幼的儿子抚养成才。”

    夏小小继续啜泣,不知道他要说什么。难道还有什么苦难比她从小失去双亲还要悲惨吗?虽然他也是从小失去了父亲,可她的悲伤是他的两倍。

    “她很好,在别人眼里她更是一个好妈妈,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的儿子,一件小事都会千叮咛万嘱咐。可谁知道你的衣食住行从小就被人盯得死死的,不允许我有一点想法。”

    “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没有自由。我就像我妈精心雕刻出来的娃娃。没有思想,不会表达。她想让我怎样我就怎样,我对于我拥有的,只有一具躯壳。”他说着说着就笑出了声。

    夏小小的悲伤被一股同情心侵占了,她泪眼朦胧地看着傅明哲,他活得该有多窒息啊。

    “我每天都会做噩梦,梦到自己被一群妖魔鬼怪包围着,躲不掉跑不了。我那时候太听话了,听话都不知道可以离家出走。现在想想离家出走又有什么用呢,不管我走到哪里,都逃不出我妈的手掌心。”

    听着他剖开自己的心,夏小小止住了眼泪。心里的难过劲还没有下去,她自己的伤还未愈合,没办法治愈别人。

    傅明哲却不在意,见夏小小止住了眼泪,伸手替她擦掉挂在腮边的眼泪。

    “那小时候,一定经常躲着哭吧。”夏小小不好意思躲了一下,肩膀却被他按得牢牢的。

    “是哭过那么一段时间,但哭多了发现没用就不哭了。有一次我妈在外面训斥我,被我同学看到了,那时我都十二岁了,觉得很丢脸于是就当我妈的面划破了自己的手,告诉她如果再逼迫我,我就让她再也见不到我。”

    他说到划破食指时,夏小小的手指跟着麻了一下。原来他手上的疤是那样来的。

    “可我妈却冷冷一笑,‘手破了会愈合。不管你怎样,我都能把你给救回来。你的命,不只是你的。’她说完转身就走了,还是王叔给我包扎的。”

    “自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了,我的一切都是我妈给的,我只能顺从她,连死都不能由自己。明明我是那样热爱生活的人。”傅明哲红了眼圈,不只是她,就连夏小小刚止住的眼泪又被他引了出来。

    见她又要哭,傅明哲赶紧止住话头。人都说只有比惨,才能止住一个人的悲伤。他揭开自己的伤,成功吸引了夏小小的难过。

    “可我也得到过温暖,王叔说我妈是因为太苦了,一辈子都跟人斗。所以控制欲强了些,他要我学会圆滑,就像水一样柔。说等我长大了就好了。”

    他藏起自己的悲伤,看着夏小小,亮亮的眼睛里散发着安抚人心的光。

    “人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这话说得不对。就算伤疤好了,当时疼痛的感觉会一直存在的。所以小小,疼痛的感觉是忘不掉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带着这种感觉好好地活下去。”

    夏小小被他的话惊到了,仿佛醍醐灌顶。原来就算不忘记伤痛也是可以好好生活的。

    “谢谢你。”没有高高在上的总裁,也没有张牙舞爪的小小。只有两个相互抚慰彼此伤口,坦诚相待的两个人。

    “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在对你凶巴巴的了。善良的人是值得被温柔对待的。”夏小小信誓旦旦地的傅明哲保证。她骨子里本就是个善良的人,那些面孔只是出于自我保护而已。

    现在傅明哲对她掏心掏肺,她自然是把他当知心朋友的。

    “你看,我的这个疤还挺好看的。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勇敢地反对母亲,所以它就像是我的勋章,时时刻刻都想炫耀一下。”

    呵,听完他的话,夏小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她笑起来可真好看啊。傅明哲恍了神,想到压在心里的事,一时难以抉择。他想让她一直这样笑下去。

    可现实总是事与愿违,打碎夏小小笑容的不是卡卡,是祝羽。

    他深夜来电向夏小小求助,说自己被人骗了房子没了。已经走投无路了,希望夏小小能帮他一把。这真的不是午夜惊魂吗?夏小小刚按下的心又跳出了胸膛。

    她不明白祝羽只是出差而已,怎么就被人骗得不但连房子都没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催债的人穷凶极恶,威胁夏小小说明天早上见不到钱,祝羽也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

    她拿着电话躲着傅明哲,因为她觉得自己跟傅明哲的关系还没有熟悉到轻易就展示自己的不堪。听到祝羽跟她要钱,她借口去了阳台,当时就把钱替祝羽还了。

    而脱离危险的祝羽只留下两个字“谢谢”便消失了。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