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而那些年轻的富太太们,更是对着傅明哲那张英俊的脸惋惜哀叹。一想起邵家维护自家女儿的行为,纷纷指责痛斥。

    人家傅总为人正直,感情纯洁,只不过拒绝跟邵家小妖精吃饭而已,居然被邵家大肆宣扬,以此打击报复。父女俩一身的铜臭味,真是叫人不耻。

    除此之外,最让她们心动羡慕的,是傅总对那个贫穷又普通的女孩的呵护。简直太让人心动了。娱乐消息上经常放出两人一起出门,一起吃饭,一起散步的消息。日子虽然平凡,但真情感人。

    瞧瞧,英俊帅气的傅总看夏小小的眼睛都快流蜜了。回头再看看自己的老公,简直是一个心酸不能形容的。虽然自己的老公也会给花钱,送礼物,却不会这样柔情的对她们。就连给个钱也是冷冰冰的,跟嫁个取款机没什么区别。

    现在在外人看来眼里会流蜜的傅总,准备对今天的恋爱工作提问题做总结。他把头从手机上拔出来时,发现夏小小已经歪着脑袋,抱着自己睡着了。

    灯光下,她的睡相可爱又恬静,少了几分平时的警惕与粗鲁,特别惹人怜爱。特别是那张粉嫩如樱花般的唇瓣,搅得傅明哲浑身躁动。

    他想到隐藏在那些羡慕里的尖锐的问题“难道没有人觉得傅总和他的小贫妻感觉怪怪的吗?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两人之间有亲密恋人的举动。”

    一针见血的问题一出来,立刻敲醒了大众嗑糖的脑袋。有人便质疑起令她们向往的爱情故事里究竟有几分真假。

    追求完美的傅明哲心里像是扎进了一根刺。他何尝不想亲亲她,抱抱她,把他们的生活真的造出糖来。可夏小小过重的防备心让他无法再贴近。

    她就像个带刺的玫瑰,漂亮是漂亮,就是有点儿凶巴巴的。

    现在玫瑰睡着了,诱人的脸庞拨动着傅明哲的心弦。

    空气开始燥热,屋子里静悄悄的。文字里的质疑声,像一股推波助澜的力量,一下下推着傅明哲迈开犯错的步子。

    脸没有出息的红了,嗓子变得干涩不断频繁地滚动着。傅明哲像一个准备偷吃糖果的调皮孩子,蹑手蹑脚靠近他觊觎已久的夏小小。

    那张宽大有力的手小心翼翼地抚上了那张软绵的脸。感觉真奇妙。他的心一下子激荡起来,仿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那张被上帝精修过的脸,笑得像是被春风吹开的花朵,噗地一声绽开了。

    睡梦中的人眼睛即便闭着,也那么好看。每次她一眨眼,里面的万千星河便跟着一起闪动。还有她的唇,从没见她涂过什么唇脂,却那样娇艳明媚。

    她的身体蜷缩在一处,手还微微成拳状。那样小小可爱的一个人却那样凶。想到她凶巴巴的模样傅明哲笑了,她跟那个睡美人还真像。睡美人是被保护,而她身上的刺,是自己给装上去的。

    突然夏小小的睫毛微微抖了两下,嘴角扯出一副冷笑。

    “傅明哲。”她轻轻呓语了一句。傅明哲吓了一跳,触电般缩回了自己的手。

    阴冷的叫声让三魂丢了四魄的傅明哲忙不迭应道“我在我在。”然而她却没有了动静。傅明哲屏着呼吸探头去看,发现她并没有醒。一颗心这才平静下来,他胆向两边生,脑子一热亲上了那张充满诱惑的唇。

    天啊,这感觉太美妙了,他的双眼陡然放出亮光。读过那么多书,在外人眼里有那么深的学识的他,此刻竟找不出能形容此刻的奇妙感觉。他醉了,这简直就是天堂。

    “呜,我的,都是我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如当头一棒,吓得傅明哲瞬间回魂。他刚要撤离,脑袋却被一双纤细却有力的手臂抱得紧紧的。

    紧接着双唇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就像口渴的人,嘴巴浸到了冰啤酒里。又像吃菠萝时,里面的籽麻得嘴巴一阵阵刺痛。

    如置身云雾般,傅明哲糊里糊涂。当他清楚的明白双唇传出这种感觉的缘由时,不由得僵了。因为,夏小小在疯狂地啃他!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傅明哲如遭雷击不敢动弹。她这是怎么了?在外面给她系个鞋带,都要被她凶狠的眼神逼得翘起兰花指。陪她逛街也只是在她一拳之隔的地方。

    可现在,她居然在啃他。还啃得相当狂野根本就停不下来。

    傅明哲看着她紧闭的双眼,知道她这是梦到了好吃的。只是什么好吃的,竟让她这样下嘴毫不留情。

    嘶~夏小小啃得太用力,直接把傅明哲咬疼了。疼痛声阻断了夏小小的肆意侵略,她咂咂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傅明哲当时害怕极了。上一次不小心碰触的后果,他还记得清清楚楚。“打人不打脸。”他快速用手挡住自己的脸,光速坐直。一双老实巴交的眼睛从漏开的指缝里偷瞄夏小小。

    夏小小好像还没有清醒,她迷蒙着一双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抬起了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地一下巴掌呼到傅明哲身上。

    “叫你欺负,叫你算计我,叫你总抢我的巧克力。看我不打的你下跪求饶。”

    她嘴里说着,手上的动作如一场蓄谋已久的雨,劈里啪啦悉数落在了傅明哲的肩上背上。

    “停停,别打了。我认错还不行吗?”傅明哲缩着身子连连求饶。

    夏小小举在空中的巴掌停住了。她凑到傅明哲面前仔细辨认,眼前这个人到底是出现在她的梦里还是现实中。

    等她感受到傅明哲粗重的呼吸喷到她的脸上时,她的瞳孔惊得像是要离家出走。老天爷,如果他是真的,那自己刚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啊啊!尖利的声音划破了夜空,就连星星也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也没有别的话好说,只要你对我负责就行。”傅明哲坐在她的脚边,一副对她死心塌地的样子。

    遇见被人讹上这种事,夏小小很惊慌,她悄悄把自己缩成一个球。虽然她和傅明哲领了证,可那都是按合约办事。如今她猥亵噢不,是非礼了他,这叫她怎么理直气壮抬头做人。

    都怪那块香甜的巧克力,总是三番五次地出现在她的梦里诱惑她。现在好了,梦境直接照进现实了。以傅明哲的狡猾,这个麻烦她怕是躲不掉了。

    既然横竖都难逃,那不如厚着脸皮不认账。嗯,她清了清嗓子,“这没什么,你不要往心里去,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什么玩不起的。”

    傅明哲激动地颠了颠屁股,受伤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你就是这么玩弄我的?好得也该补偿我点什么吧?”

    夏小小被他看得发窘,心里确实很不服气。男人犯个错,轻而易举就能得到大家的原谅,怎么她只是睡迷糊了而已,就要摊上自己一辈子?

    “那你想怎么样?我又不是故意的。”夏小小虽然理亏,但嘴硬。

    “质疑我们俩的关系舆论已经起来了,虽说我们领了证,但连亲昵互动都没有。为了体现你的责任,明天陪我去游泳。”眼里委屈光表示自己在让步,可话里表达的意思却咄咄逼人。

    无奸不商。夏小小心里骂了一句,长长的睫毛轻轻一垂就把乌黑发亮眸子遮住了。她努力说服自己算了,要是不答应,不知道他又会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只是陪他游泳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好,我答应。”夏小小扬起脸,视死如归痛快地应了声。可她的决心在袋上盖去傅明哲看来好像是个笑话。居然把他逗得忍俊不禁伸手就朝她脑。

    “你想干嘛?”夏小小眼神凛冽,一个手刀止住了他即将越线的动作。当初说好的,两人虽然住在一处,但该有的界限一定要遵守。否则,自己真保证不了他的人身安全。

    “都听你的。”傅明哲心情格外好,好的不禁让夏小小怀疑这一切都是他设的局。对哦,要不是他在对面,自己也不会对他下手。说来说去,都怪他。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傅明哲这个人,表面看起来是比祝羽聪明那么一点儿。可从他萌系外貌上来看,总给人一种傻乎乎没有心机的样子。

    实际上,他才是最有心机的那一个。几天时间跟他接触下来,夏小小变得疑神疑鬼。总觉得他带着那张欺骗人的脸,时时刻刻都在给她挖坑。

    如今,她最后悔的事,就是稀里糊涂把自己给卖了。那些钱也不知道够不够买一套房子暂且不说,就连最在意的工作也没保住。

    哎,防火防盗,防小人啊。她叹口气,只觉人心险恶,还是握在手里的钱最可靠。

    “你干嘛?”她感慨完一抬头就见傅明哲依旧傻呆呆地看着她。妈呀,他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傅总请您马上离开,我要睡觉了。”她神经一紧,挥着失控的手驱赶他。

    跟这种人住在一起,她觉得自己神经都衰弱了。她向来是能动手就不废话的。可傅明哲骗她签的那份合约,居然规定不能使用武力。如果违反,一次500,简直太不公平了。气得她不禁咬牙切齿感慨,跟奸商一起共事,心真累。

    “晚安,做个好梦。”傅明哲收起难掩的笑容,像个纯净无邪的孩子。

    有你在,能做好梦才怪呢。夏小小满脸不屑,身子往下一钻,拉起被子蒙上脑袋。

    夜深深地沉了下来,不同床的人也做着不同的梦。两人睡得酣畅淋漓,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地驱赶着时间,急促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紧张。

    此时已是凌晨,夏小小正在梦里打傅明哲打的解气,一阵急促的铃声骤然响起。

    像是有什么东西生生塞进了脑袋里,打傅明哲的梦被一辆横冲直撞的车撕扯得七零八落。她猛然惊醒,立刻从沙发上弹起。

    黑暗中,她的心一抽一抽地喘不上气。巨大的动静惊动了傅明哲。他翻身下床,光脚跑到沙发边。黑暗中那双有力的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夏小小细瘦颤抖的胳膊。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然而回答他的则是一连串沉重的喘息。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