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离职后成了总裁的霸道娇妻 > 第25章 为她弯腰
    两个相互埋汰的人并没有多余的心思迎接他,反倒是林庭自己一脸喜气洋洋。

    “怎么谢我?”他拿出手机怼到傅明哲面前眉飞色舞里藏着奸笑。

    不得不说,消息没长腿,反倒跑得比人快多了。被傅明哲赶走的人,还没走出傅家,偷偷拍的照片就已经配了文字发了出来。

    “啧啧,郎才女貌多般配。”林庭欣慰地看着照片。仿佛在感慨跟自己一同长大的猪,终于修炼成人,并在他的推波助澜下开了花结了果。

    傅明哲怕他话说太多说漏嘴,一把推开他,“我妈在家,你跟小丑一样跳来跳去,不怕挨骂?”

    一句话驱散了林庭的热情。他蔫蔫地拉松着脸,“阿哲,说你没良心,你还真是没良心。如今你得尝所愿美人在怀,也不看是谁的功劳。”

    一层纱阴郁的纱蒙在傅明哲脸上,他斜斜甩过去一个阴恻恻的表情“小小是你叫的?”

    他们在说些什么?夏小小竖起耳朵,心生不悦。

    “我们这关系,不叫的亲密点怎么能体现我跟你的兄弟情深?”

    林庭笑眯眯地把脸转向夏小小,丝毫没有明白傅明哲为什么不高兴。他嘴上埋怨傅明哲没良心,心里却高兴着呢。

    多亏他找人偷拍下铁证如山的照片,否则个隔着厚厚壁垒的两人想要走到这一步,绝无可能。

    “凭你们现在的关系,叫嫂子。”别看傅明哲见了女人退避三舍,可一见到男人,特别是林庭,简直是气势如虹,丝毫不留情。

    “哥,你放心,我保证比谁叫的都亲。”林庭一听乐了,好家伙,有长进。他把胸脯拍得砰砰响,还没正经一秒的面孔,又变得嘻嘻哈哈。

    “嫂子~”他嬉笑着凑到夏小小面前,挤眉弄眼地叫了一声夏小小。

    夏小小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在抖动,她对这种油嘴滑舌的男人没有任何好感。为了表示自己的礼貌,她弯了弯血红的唇露出一个离我远的笑。

    “我跟你没那么亲,而且我的拳头你是见识过的。”

    话是对林庭说的,傅明哲的脸色却变了。他没见识过夏小小的拳头,却见识过她的大胆。见她的第三次,就被按到了墙上。像林庭这样没眼色又没骨气的,怕是要吃苦头了。

    “呵呵,咋还翻脸了呢,害羞了。”林庭果然不知死活。嘻嘻哈哈指着夏小小打趣。不懂的距离感的样子着实让人不喜。傅明哲假装没看见,抬起手腕去看时间。

    林庭作死,伸出去的食指首当其冲。夏小小的怒气值忍到了极点。她才不管林庭和傅家有什么关系,早就因为傅明哲说她妆容不好憋了一肚子气。

    滴答滴答,傅明哲盯着秒表仿佛在计时。不出三秒,林庭的惨叫声准时响起。

    夏小小伸出两指,像是在捏一片树叶狠狠捏住了那根暴露在危险中的受指。心里的憋屈让她急需一个缺口发泄。刚好,面对林庭亲自送上门来的发泄桶,不用白不用。

    惨叫声传到在楼上,王叔一阵风似地下了楼。看见林庭,他什么情况也不问,开口就是着劝诫。

    “林少爷,夫人在休息的时候最忌讳别人吵闹。您好不容易才从外地回来,总不想再被赶出去吧。”

    “不是我,我没有。”林庭痛得眉毛都塌了下来,一只手托宝贝似的托着那只受伤的食指嘴里还不停地对它呼气。

    “林少爷,您不能仗着夫人疼你,你就放肆。你看看旁人谁有胆惹事。”管家苦心破口相劝,却被林庭皱着眉头拒绝了“王叔,你不能仗着你年纪大就胡说啊。我又不是小时候闲着没事把自己手给弄折。”

    想到林庭小时候调皮,没少做自己伤害自己的糗事,王叔摇摇头丢下一句“现在这种情况,您还是少作妖的好。”边说边摇头上楼去了。

    林庭委屈,我做什么了呀?不过是帮兄弟一把祝他成功抱得美人归。到头来反倒是错都在我。

    夏小小悄悄抿了抿嘴,看来这个林庭平时没少做离谱的事,不然也不会落得有口难辨的处境。相同样的成长环境,他却跟傅明哲的性格完全不一样。

    她觉得自己得对林庭好一点,也许,以后能用到他也不一定。

    得知林庭回来,傅母并没有觉得开心,甚至还有些嫌弃。平时这个侄子惹事不断,这次若不是他,自己也不至于跟儿子有隔阂,遂了那个野丫头的愿。

    可现在傅氏的形象一落千丈,更有媒体大肆宣扬傅氏总裁玩弄邵家明珠的感情。总裁尚无人品可言,员工更是上行下效,可见傅氏是不值得大家合作的。这样一来傅氏的股票大大缩水,人人避之不及。

    傅母的心比儿子当面跟她决裂时还要稀碎。本想捡起石头砸别人的脚,却被亲儿子亲外甥合力砸自己的脚。这两个小子可真够孝的!傅母重重叹了口气,摆弄手里的棋子,准备扭转风向。

    既然事情已经坏到了极致,那不如就利用儿子和那个野丫头的故事做噱头,把锅全推到邵家头上。

    一个是一表人才的总裁,一个是在生存线上挣扎的贫穷女,这样的组合,足以吊起给那些猎奇大众的胃口了。

    生活在这样疲惫的年代,只要消息够刺激,够吸引人的眼球,根本没有人去验证真伪。不然也不会有那么人顶风作案,四处造谣了。

    主意一打定,计划就实施了。傅母自己躲在幕后,战场交给了年轻人。

    发布会上,夏小小百无聊赖地扣着自己新做的指甲玩。她的手在一颗闪烁着五彩光芒的宝石上盘来盘去。不知是宝石太娇贵还是她力气太大,反正那颗布灵布灵的石头从指甲上掉了下去。

    少了一颗宝石,指甲顿时轻松多了,夏小小又快乐地去扣另外一个指甲。

    “别扣了,一颗钻石几千块是不值钱,但你的手扣得跟月球表面一样多难看。”林庭乖乖地坐在傅明哲身边,小声制止夏小小。

    几千块?!夏小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下意识地把怀疑的目光投向傅明哲,却得到一句轻描淡写的“再补就是了。”

    夏小小心痛得无法呼吸,“作孽啊。”她心里哀嚎一声,立刻蹲下身子姿趴在地上。手翻天覆地跟鸡爪子刨食一样,去找那颗绿豆般大小的石头。

    “别找了,都说那玩意不值钱了。你这么蹲下去不是叫人看笑话吗。”林庭不知是真心帮她还是幸灾乐祸。反正句句话都在戳夏小小的心窝子。

    姑姑把为傅氏造势,扭转口碑的事情交给他,他当然得好好做。可这个小嫂子上来就搞事情,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夏小小可没这么搞得觉悟,平时看见地上有一块钱都要跑着去捡,更不要说是几千块了。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它找出来。可她瞪着眼睛找了一圈,也没看见那颗小东西的半点影子。

    正在拍照的记者见到这一幕,快门按得噼啪响。不按套路出牌的女人,最能调动大家的胃口。

    “夏小姐这是做什么呢?”沸沸扬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狗粮来的猝不及防啊。傅总鞋带开了,夏小姐还蹲下亲手给他系。这感情真好,真好。”林庭打圆场的话立刻引来火辣辣的目光。

    不止夏小小,就连傅明哲都不赞同。

    记者们在台下哄笑一声表示附和。这个傅总的小贫妻跟那些做作的富家女还真不一样,性格够直爽。喜欢一个人,不在乎场合合不合适,直接表现出来。不过毕竟是下层出身,就算飞上了高枝,也改变不了卑微的姿态。

    夏小小收回目光,继续埋头苦干。她没有在意记者们的嘲笑,而是痛心疾首,悔恨不已。她想起上学时,珠宝专业流传的各种惨事。据说有人上课也是丢了这么一颗小东西,结果整个班的同学都趴在地上找,就连老师也不能幸免。

    她哀怨地瞥了一眼傅明哲,好端端的干嘛把钻石镶在她的指甲上,这不是害她吗?

    看着那些记者们的笑,傅明哲脸色很难看,他立刻起身结束了发布会。反正母亲的意思他已经按要求做了,至于效果怎样,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人群散去后,他冷冷看了一眼抱着手肘弹指甲的林庭,“还不滚吗?”林庭眨巴眨那双桃花眼,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说错了话。嘴巴一紧,夹着尾巴逃了。

    傅明哲眼含怜惜,一只温润修长的手伸到劳作的夏小小面前,“走了。”

    夏小小抹了一把汗,打开那只妨碍她的手。她着急着呢,丢的是钻石不是路边的石头块。“找不到不能走,你也来帮忙。”

    “嫂子,傅家真不缺那点碎渣,你就别丢人了。”林庭就是嘴欠,人都走了嘴还不走。

    欠揍的话立刻引来傅明哲冰刀刮在冰面上的眼神。甭说是林庭,就是王叔在,也得噤声。走到门口的林庭趁冰刀还没刮到他身上,身子一蹿,没影了。

    伸出去的手被推到一边,夏小小还趴在地上跟蚂蚁觅食一样认真。傅明哲忍无可忍,伸手将她从地上捞起。

    别看夏小小遇事动不动就挥拳头,其实瘦着呢。她现在只顾心疼那颗钻石,根本没心思对傅明哲挥拳。

    “你干嘛?”夏小小急眼了,狂躁的话脱口而出。

    “真那么重要吗?”被她这么一吼,傅明哲也有点生气。

    因为接下来按计划他们两个要去领证。可她跟没事人一样,为了那颗破石头蹲在地上不起来。

    “重要。”夏小小重重丢下两个字又蹲下了身子。

    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非要把她卷到金钱的漩涡里,以她的承受能力,她担不起这负担。对于有钱人的奢侈,她也认同不了。

    傅明哲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那笔挺的身子也蹲了下去。

    他修长干净的大手在地面角落夹缝里扣索。像一个在农田里插秧的农民一样,辛勤劳作,一点儿也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夏小小突然就被感动了。几千块对她来说很正要,可对与傅明哲来说,只是指缝里漏掉的细沙。

    两人对金钱的观念是不同,但他却愿意放下架子帮她。

    那颗亮晶晶的小石头终于被找到。也许是出于感激,对于领证这事,夏小小极其配合。

    一切都在某人的计划中,美好又心机。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