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离职后成了总裁的霸道娇妻 > 第24章 谁迷倒了谁
    “那你就看呀。”夏小小对他的回答感到莫名其妙。

    如此直白的要求,把傅明哲唬住了。他连连点头,晕头晕脑凑到那张让他怦然心动的脸上。耳朵又不争气的红了。

    她的脸可真好看啊。白净软糯,像一块散发着香味的水晶糕,诱得他想扑上去咬一口。他悄悄咽了下口水,假装寻找她脸上的脏污。

    目光在主人的撺掇下逐渐放肆。她的鼻头微翘又小巧,给人一种时常带着不服输的劲头。

    脸颊有些肉乎乎的,如果捏上一把,手感一定很好。傅明哲脸上带着笑,手也不自觉地搓了搓。仿佛这双宽大的手已经将那可爱的双颊捧在了手里。

    就在这时,夏小小的脸往一边侧了侧,方便他查看的更清楚一些。只是这么一转,她圆润滢泽的耳垂毫不吝啬地送到了傅明哲的面前。

    傅明哲咽了咽口水,想到那晚的初次悸动,耳朵上的红色就镀到了脸上。

    他想撇过脸去,夏小小突然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看清楚点儿。省得我一会被嫌弃连你也不好过。”

    她说话的时候,耳边的碎发和细小绒毛也跟着一抖一抖的。柔和的灯光一照,给她添了些少有的温柔与可爱。

    她温柔吗?傅明哲被自己心里冒出的这个词产生了怀疑。也许吧。他与母亲撕破脸,狼狈孤身离开时,是她温柔的一臂之力给了他力量。

    “喂,到底哪里脏了?”夏小小终于失去了耐心,她猛地转过脸准备起身。头却被傅明哲忽地一下抱住了。

    “等一下,我帮你擦掉。”他稳住狂跳地心,伸出手缓缓覆上了她的脸颊。

    他一下下轻柔地擦拭着那并不存在的脏污,一点点摩挲着她柔软的面颊。

    夏小小被这诡异的气氛搅得心神不宁。脸上传来真真的温热感让她如芒在背。

    姓傅的这是怎么了。即便她没有正眼看他,也能感觉到那束炽热的目光,几乎要把她的脸灼出来个洞。

    她的脸一下子就烫了,不知道是被他的手摩擦的发了热,还是被那双盯着猎物的眼睛给烫的。反正,她难受极了。

    “好了,这块灰尘粘的可真牢固。”傅明哲边说,边冠冕堂皇地把手移开。离开之际还对着她呼了呼。

    “噢,等下,还有一点儿没擦干净。”一本正经的样子,简直让人发指。为了接触夏小小,他的胆子越发的大了,居然学会不动声色地撒谎。

    夏小小惊悚的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等傅明哲的手完全离开,她用力搓着脸。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

    “少爷,为您和夫人做造型的团队来了。”傅明哲神色如常,吩咐一声让人进来,便不再看夏小小。

    看着佣人离开的身影,夏小小觉得她简直是个天使。和傅明哲这样的心术不正的人呆在一起太危险了。

    更何况她现在身在狼窝,他要是真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也会被认为是她主动的吧。

    “你母亲要是看不惯我,就让我离开好了。没有必要这样大费周章。”

    夏小小的话说得真心实意。在傅家规矩太多,只因傅母觉得他们穿的丢人,就特意找团队来。夸张到说出去可能人都不信。

    可它确实是真的。夏小小看着那些人鱼贯而入,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这场面,可真是让她开了眼了。

    “我妈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她是个商人,哪怕投进去一分钱,她都要了看见两分钱的利润。在你身上花这么精力,那说明你的利用价值很大。”

    “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妈会放心把我们俩单独丢在一处吗?她的时间从来都是掐算的刚刚好。”

    傅明哲冲夏小小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没有谁比傅明哲更懂自己的母亲的利益观了。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会走了这么一步棋,绕了这么大一个弯。

    人都说真正的感情是经历过众多磨砺的。他与夏小小之间的患难,并没有多少,但他明显感觉到她对自己没有那么生分带刺了。

    就拿她这两天对自己讲话不客气的态度来看,她差不多把他当成自己人了。人都是这样,认同一个人,才会对他毫不客气,对不喜欢的人彬彬有礼。

    他觉得自己铺的每一步路,都很完美。置她于危险中,然后义无反顾地与她站在统一战线。再博取她的同情,直到顺利把她圈进自己的领地。

    看着进来的人在偷偷拍他俩在一起的照片,夏小小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她冲傅明哲丢过去一个无语的表情,就被摄影师请到了别的房间里坐下。一群人在她脸上涂涂抹抹,为她的粉墨登场做准备。

    另一个房间里,傅明哲心情愉悦地回味着刚才的乐趣。多亏自己足智多谋,以后这种有趣的事还多着呢。

    他对自己很有信心,相信要不了不多久,夏小小就会情不自禁爱上他的。

    “傅总今天这么开心,是不是喜事将近呀。”嘴碎的化妆师满脸带笑,笑得比姑娘还好看。

    傅明哲却没觉得难受,他斜斜一咧嘴,“一定要给我弄得帅一点儿,怎么迷人怎么来。”

    是的,一定要最帅气,以前人都夸他帅,可唯独夏小小从来不拿正眼瞧他。他今天一定要把她迷得晕头转向。

    夏小小端坐在镜子前,头皮被扯得不像是自己的。

    她都坐了两个小时了,一群人还在她脸上头上七手八脚的捯饬着。他们不累,她都累了。哈欠更是个接着一个。

    “停,我不要这个颜色,太吓人了。”她不过犯困,迷了一会眼睛而已。

    一睁眼,就见自己的唇被涂的血红,像是刚吃过小孩的妖怪一样。

    “夏小姐,这个是老夫人的吩咐。”化妆师挡住她擦嘴巴的手,小心地陪笑。

    天,总不能她喜欢什么样的,就把自己也弄成什么样吧。

    夏小小龇着嘴巴,仿佛嘴巴上涂的不是口红,是不能碰触的毒药。只要她一闭上嘴巴,就会毒发身亡。

    谁让她一时心软签了卖身契呢。现在好了自食其果,任人拿捏。

    终于在她耐心即将用尽时,几个人停了手。看着镜子里的那张美艳的脸,她拼命眨着眼左看右看。小小的脑袋上挂满了问号,这是我吗?

    不得不服,化妆师和造型师就是厉害,她像是脱胎换骨般,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想起给祝羽撑场面那次,简直潦草得没眼看。之前那件她觉得贵气的红礼服,跟自己身上的这件比起来,就像块抹布。

    她带着几分新鲜与羞涩走出房间。门外傅明哲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一本书被他啪地一下扔到了沙发上,整个人也扭来扭去,像是坐在钉子上片刻也停不下来。

    “嗯。”夏小小半侧着脸,好像在跟他打招呼。人在不安时,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时间突然静止。

    傅明哲抬起头,时间和空气跟傅明哲一起凝固了。他呆呆傻傻地,像地主家的傻儿子看见了什么超出认知的景色般,呆了。

    两颗黑漆漆的眼珠子像是嵌上去的,连转都不会转了。夏小小却神经大条到以为那是挑衅的目光。她一愣,立刻瞪圆眼睛回击过去。

    几次相处下来,两个人之间除了算计,还对一个游戏乐此不疲。那就是相互瞪着眼睛看。

    夏小小的不甘示弱与傅明哲眼里的惊艳不同。她个脑子里满是警惕的想法。

    这厮这样看她,不知道肚子里又憋着什么坏主意。

    跟他的关系是强行加速的。所以她总摸不清他的脾气。

    他时好时坏,有时对她温柔,有时存心利用。就算是狐狸也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心眼。

    她的对面傅明哲眼睛微微弯着,“她怎么这么美。”

    痴呆的姿势保持的时间太久,连句话都没有,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开口打破这诡异的画面。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在这场瞪眼比赛中,夏小小先败下阵来。她发现自己的心不受控制了。

    本来是抱着戒备的心理去看傅明哲,可她越看越发现傅明哲真好看。

    人都说斯文多败类,衣冠多禽兽。今天一见傅明哲这样,觉得人果然说得没错。这要是在古代,肯定是一个残害良家妇女的美男子。

    什么掷果盈车,徐公孰美,那傅明哲铁定是要留下一些风流佳话的。

    虽然心里惊叹他美,她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这种长他人威风的事,夏小小才不可能做。

    她大大咧咧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坐了下去,一开口“哟,今天打扮挺花哨啊。”

    傅明哲矛盾的目光一一走过夏小小的眉眼鼻子嘴巴,越看越喜欢,同时心里酸酸的。这么多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凝聚,太碍眼了。还有那张烈焰红唇里说出来的话,也让他听得不悦。

    他眼睛一瞟,漫不经心地回了句“彼此彼此。要论花哨,还是你更胜一筹。”

    像是故意气她,不等她反驳下一句不中听的话又来了“你的腮红打太重了,跟猴屁股一样。嘴巴也是,涂成这样,活像一个偷偷涂大人口红的小孩。”

    一旁的化妆师忍不住了,自己认真凝聚的心血,居然被批评成这样。

    “傅总开玩笑了,这妆容不是挺好的吗?而且夏小姐天生丽质,多一分颜色我都不敢用,就怕画蛇添足了。”

    说着,站在夏小小旁边,像介绍产品一样对夏小小的五官拼命夸赞。

    “您再仔细瞧瞧,这眉毛浓密疏淡有秩,这眼睛亮晶晶如含着一汪春水,这小鼻梁,这小脸蛋多诱人。我敢说夏小姐只要露齿一笑,绝对的百媚生花。”

    这这,都是些什么花里胡哨的词啊,傅明哲比刚才等夏小小等得心焦时更坐立难安了。

    化妆师的话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在不道德边缘游走的渣男。而夏小小则成了一个失足,等待被解救的不良职业者。

    “你出去。”他绷紧脸皮,收起逐渐失控的表情。挺拔的鼻子高高耸起,像是在对屋里其他人发号施令。一群人连带那个不长眼的化妆师一起逃了出来。

    “哟呵,还好我赶得紧,要不然就错过了。”一个不正经的声音蹿进来了。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