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离职后成了总裁的霸道娇妻 > 第23章 又被开除了
    傅明哲的话放在以前的故事里,还挺让人感动的。可在与时俱进的夏小小听来,十分不顺耳。什么叫扮演好傅太太就行了,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女孩子不比男孩子差。

    她爸妈从小教育她,凡事要靠自己,不能一辈子围着男人和孩子转。更不能像那些迪士尼公主一样,一遇到危险就等着一个男人出现化解危机。

    她是家里的老大,有自己的想法,才不甘心居于一个小圈子里固步自封。

    “傅总,演戏而已,没必要这么认真吧?”傅明哲露出狡黠的笑容,“你不是拍着胸脯保证要好好工作的吗?现在傅太太就是你的工作。”

    轰隆,简直晴天一霹雳,“那我不做秘书了吗?”她震惊地摇着脑袋,一脸不可置信。

    “对”傅明哲得意地耸了耸肩。棱角分明刀刻的脸上,竟露出一张狡猾的狐狸面相。

    苍天啊,夏小小憋屈的无法呼吸。赤橙红绿青蓝紫在她脸上轮番闪过一圈,最后沉淀成白色。

    突然的变故把她身上的那股自带的精神气打击的烟消云散。我刚刚做了什么?她问自己。呵,如果傅太太是傅氏的一个职位,那岂不是要跟这个岗位锁死了。

    她欲哭无泪,从未想过作茧自缚,引火烧身,玩火自焚这种词会在她身上应验。

    姓傅的,你耍我!

    “依据合约我们现在就要高调地把关系公之于众,然后去把证领了。”傅明哲在夏小小眼里此刻就是个瞎子。她的愤怒她的痛苦,他全都看不见。

    趁现在关系还没有锁死,只要我撕毁合约,那一切都还可以重来。夏小小圆圆的眼睛滴溜溜一转一眯,瞄准傅明哲身后的柜子猛扑过去。

    有一个大大的笑容在傅明哲脸上还没有来得及形成,他整个人就被夏小小一巴掌拍飞了。然而,无济于事。夏小小就像一只困住的蜜蜂,趴在透明的玻璃上,找不到出路。

    那个柜子被心机的傅明哲锁死了。他还嫌夏小小不够沮丧,幸灾乐祸地补充说明:合约现在属于机密,若是夏小小不小心泄了密,傅氏将有权收回付给她的两百万。

    好累,夏小小本以为自己再也不用担心被开除,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工作。可到头来,却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她想自己当时脑子一定是缺氧了,才会觉得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多少是讲诚信的。可没想到,字迹还没干呢,她就被人反手抽了一巴掌。根据合约规定,她现在没有履行义务,所以辞职也是不行的。

    真是烦死了。傅明哲欠扁的表情真是太可恶了。夏小小火从心头起,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讨厌的很。好啊,比谁脸皮厚,比谁心眼多是吧。这才刚开始而已,不见得就是我输。

    “那好吧。”夏小小假意认命,圆圆的眼睛敛起怒火。“那以后我该怎么叫你呢?老公,还是老板?”

    这一闹不要紧,竟然把傅明哲的耳朵给闹红了。嘁,瞧那点出息,别以为我只会动手。我的肚子里好东西多着呢。夏小小撇嘴冷笑,她只是牛刀小试,就抓住了傅明哲的命脉。等着吧,看我以后怎么恶心你。

    “叫老公比较妥当。”一声叫老公,把思绪早就游离于九天之外的夏小小唬得眼皮一跳。他是疯了吗?这样的招数都能接得住?一定是自己不够绿茶,功夫不到家。

    胜负欲一旦上来,思想就开放了,人也就癫狂了。有了刚才的试探,这次她更是肆无忌惮。反正除了钱,工作也没有了,没什么好怕的。

    “那老公呀,可不可让我继续上班呀。人家可是有家要养的呢。”

    她的语气干涩生硬,又夹杂着笨拙的撒娇在其中,差点没把傅明哲送走。他咽了咽口水,打着哆嗦,把出窍的魂魄拉了回来。一边搓胳膊,一边生硬地问:“你听过邯郸学步吗?”

    一听这话,夏小小又炸毛了。“呵,不止听过,我还见过呢。不过邯郸人是用脚,我见得那个,却是用手起范。也不知道跟哪个狂拽邪魅的总裁学的四不像。好笑极了。”

    傅明哲琢磨着话里的讽刺,当他脑子里闪过手这个字时,直接对号入座了。“你这是在说我?”

    “哎,我可没有,是你自己承认的。”夏小小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仰着脸冲他嚷。

    “夏小小,你现在胆子挺大,挺放肆的。”

    “怎么,我就给你当了一天秘书,就开始怀念做皇帝的滋味了?想继续被伺候,那就让我上班呗,我保证规规矩矩,奴颜卑膝。”

    一句话把傅明哲噎得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自己太放纵她,是时候让她知道男人不是好惹的。

    两个人暗暗较起了劲,谁也不肯后退一步。夏小小深吸一口气,鼓足劲瞪着眼睛。见她这样,傅明哲嗤的一声笑了。“我觉得我们俩这种相处模式挺好的。”

    不愧是傅氏的继承人,一下子就摸清了夏小小的套路。

    攻击不但无效还全被反弹回来。夏小小皱着眉拒绝接收傅明哲不怀好意的笑。她气鼓鼓地打量着傅明哲的已经退了色的耳垂和面颊。

    经过一番深刻的检讨,她觉得出现这种情况,是自己道行不深的缘故。傅明哲的抵抗力她是见过的,她就不信自己加大药剂,他也这样顽固不松口。

    “少爷,事情办妥的话,请到楼下去吧。老夫人还在等着。”许久不见楼上有动静,傅母便让王叔上楼来请他们。

    王叔出了电梯,却见楼上静悄悄的,就连少爷的门也是敞开的。一切迹象都在传达着一个不好得消息。他心里忐忑不安,隐隐带着气愤。老夫人都做出这样的让步了,少爷和那个女人没有理由再去私奔啊。

    等他三两步跨进门,却见傅明哲和夏小小两人面对面贴在一处。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那分明是情不能自已的两人在亲热。

    心机女!王叔心里骂了一句,立刻转身弹了出去。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会的功夫就把少爷哄迷瞪了。

    他暗自庆幸少爷与那女人只是契约婚姻,若真是结了婚生个孩子那又遗传了母亲的劣性。不对,老夫人说那个女人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天哪,不敢想,不敢想。

    王叔把自己吓得踉跄着后退几步,要不是伸手扶着墙,他都要摔倒了。

    瞪眼比赛傅明哲输了,他闭上眼睛把脸从夏小小面前移开。夏小小却没打算放过他,嘴巴一咧,打算把自己的招数发挥到极致。

    反正人无我优,人有我优。他摸清自己的套路又怎样,只要自己用得比他好,总有一天他就会落套。

    “老公,我们一起下去吧。”机械般嗲嗲的声音又来了。傅明哲像是有了免疫,耳朵居然没变红。不仅如此,他像是很受用,还绅士地对夏小小伸出了手。

    “够狠。夏小小别怯,退缩你就输了。”夏小小英勇地伸出自己的手,仿佛这么一牵手,就跳进了万丈深渊。

    两人下楼来,傅母挑剔得眼睛在两人身上无声地批判着。对傅明哲发表了那么多年的意见,她还是没忍住开口奚落。

    “才离家一天,你就变成这个落魄样子了。怪不得人常说跟什么人学什么样呢。你看看你衬衣上的扣子,简直是个笑话。我们傅家什么时候穿过带补丁的衣服。”

    傅明哲没说话,反倒是夏小小按捺不住。她半张着嘴惊讶傅母的夸张。“眼珠子是放大镜做的吗?离着远都能看见压在领带下面的那颗纽扣是缝过的?”最重要的是,她的手艺被轻视了。

    “那不是打了补丁的旧衣服,只是重新缝了扣子。”

    “有区别吗?对于傅家来说,哪怕勾了一丁点的丝,也是旧衣服。”傅母毫不留情,极具优越感的话企图把夏小小的自尊心打压下来。

    可她不知道,夏小小已经在穿戴上受了一次羞辱,现在面对傅母的打压,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想笑。

    在她看来,只有精神世界太缺乏的人,才会拼命用物质来弥补。

    傅母没有给她时间研究自己的精神世界,转脸对着傅明哲冷冷命令:“我让王叔叫了团队来,一会儿你们俩好好收拾一下。这个样子,我嫌丢人。”

    好像为了证明她儿子和夏小小的样子真的不能出去见人一样,她说完这话起身就走了。看夏小小不顺眼的王叔自然也跟着离开了。

    诺大的客厅又只剩下她和傅明哲,夏小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开始打量傅明哲的家。喔嚯,那个是莫奈的睡莲吗?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定是赝品,大师的真迹就那么几个,怎么分也不够这么多富豪分啊。

    眼睛从这幅画上移到了另外一幅画上,她更吃惊了。这画她叫不出名字,却异常的熟悉。她情不自禁地走到那幅画面前立足,细细琢磨。脑子里灵光乍现,这不是课本上出现过的画图吗?

    她为自己的见识浅薄感到深深惭愧,一时又想不起这幅画叫什么名字。不过,既然那副睡莲图是假的,这个也一定是假的。看来有钱人不但内心空,还十分爱面子。

    不过一般的有钱人喜欢买书来装点门面。傅明哲家就不一样了,居然买假画,也不怕叫人拆穿笑话。

    管他呢,不是自己家她才不会多事,更乐得看他出糗。她在心里把傅氏母子鄙夷过后,一转身,却见傅明哲坐在沙发上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出神。

    难道我脸上有什么吗?夏小小抬起手就朝鼻子脸颊上抹。手上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她朝四周忘了一圈,没见到镜子,干脆走到傅明哲面前仰起脸看着他。

    “我脸上有什么?”

    突如其来的问话慌得傅明哲神色一滞,一双眼睛眨得像无处躲藏的狗子。“我什么也没看。”他偷看夏小小看得入了迷,没想到刚好被抓个正着。心里一慌,驴头不对马嘴的回答把他隐藏的秘密暴露了。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