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离职后成了总裁的霸道娇妻 > 第19 章 男人之间的较量
    姐弟两人在用目光玩躲猫猫。几个回合下来夏小小烦了,盯着卡卡举起捏的咯咯响的拳头,他是弟弟不爹。

    “哎哟,眼睛好酸。”卡卡揉揉眼睛佯装败下阵来。“哟,这是祝羽哥送你的吗?好漂亮。”桌上那捧热烈的玫瑰显得格外突兀。

    “啊?是……”夏小小心一虚伸手拉住卡卡摆弄花的手。差点喊出来那句“别弄坏了,说不定还能退。”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驱赶他的意思,“你快去洗洗手,我们一起吃饭。”

    “可祝羽哥不适说去出差吗?”卡卡冷不丁爆出来一个雷。夏小小感觉好心累。卡卡究竟是不是亲弟弟的疑问,又浮上了她的心头。

    “对,祝羽哥给我买了一束花,然后我没回家,然后他出差去了。”她地语速很快,充满了不耐烦。卡卡闭了嘴,他知道这是姐姐即将发火的征兆。趁现在还没被骂的狗血临头,他夹起尾巴逃去洗手。

    一顿饭吃的提心吊胆。夏小小不停地给卡卡夹菜,嘴里还不停地唠叨“快吃,快吃,晚了就赶不回学校去了。”

    “我跟老师请过假的,今晚不回校。”卡卡眼皮都不抬,筷子一扒拉,一坨饭菜就裹进了嘴巴里。

    又是一道雷打了下来,夏小小啪地一声把筷子啪到桌子上,一脸的阴晴难测。她这个弟弟,难道连是来了折磨他的吗?给他花钱,供他读书,她一点点也不心疼,甚至还为他时时感到骄傲。可他对着自己一个又一个雷劈下来。简直是天雷滚滚,惊悚不断。

    卡卡低头一阵狼吞虎咽,企图无视来自姐姐的恐吓。

    客厅里消停了,卧室里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哐当一声,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像是新年燃放的烟花,只要有一个声响,后面的爆裂声源源不断地涌了上来。

    姐弟俩望着卧室的门,里面像是有头猛兽被唤醒,紧接着哗啦啦又是一阵凌乱的响声。

    卡卡本来是装作没听见的。可他耳边又响起那些关于姐姐的流言,一咬牙弱弱地看着夏小小。“姐,家里是不是进贼了?”

    “没有,同事有事出差,托我照顾一下她的猫。”夏小小被噎得哽了一下,说话的语气都飘忽起来。“你不是怕猫吗,所以就关在我的房间里。”

    她眼神忽闪,拿着筷子的手抖得像是帕金森初期病人。

    卧室里终于安静了。那只猫好像变乖巧了,一点声息也没有。“快吃吧。”夏小小脑子里的神经乱跳,居然对卡卡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不等卡卡惊讶,“小心。”浑厚清晰的男声直接冲破门板的阻隔,传到了餐厅。

    完了,瞒不住了,夏小小一脸的菜色,不知道该如何圆这个谎。如果再说什么猫啊狗啊的,她自己都不信。

    “一定是有贼,我去看看。”卡卡现在比他姐姐心思更多,立刻立刻丢下饭碗就往卧室跑。

    看着餐桌上那个旋转跳跃的碗,夏小小欲哭无泪。她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罪大恶极,不然怎么会摊上这种事。

    “你是谁?说!你是不是糟蹋我姐的那头猪?”卡卡愤怒的声言响彻整个房间。夏小小坐不住了,好得那也是傅氏的总裁,虽然现在有些狼狈,但也不能被人骂成猪啊。

    “卡卡,你听我说,这个是我的……领导。”夏小小自觉比弟弟矮了一截,说话都显得底气不足。

    “什么领导,我看到桌上的花就觉得不对了,就祝羽哥那个木头,他能给你送花?”卡卡一副洞察所有的样子,一挥手打断了夏小小解释。

    “说吧,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卡卡的眼睛红得像是失了火,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夏小小从来没有见过弟弟如此愤怒,脑袋垂得像是犯了错的妹妹在挨哥哥的斥。

    “我为什么要说我跟小小之间的事情。”傅明哲不知死活地轻视了一眼卡卡,然后委屈地看着夏小小,“我饿了。”

    “闭嘴。”夏小小没说话,卡卡先恶狠狠地开口打断了他。他淬了毒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傅明哲,心里像塞着一团火。长得跟竹竿一样高,一张臭脸还装可怜,一看就是欠揍的模样,就这样居然也敢打他姐姐的主意?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他伸手把夏小小拦在身后。

    弟弟崛起了。夏小小心里感到一丝欣慰,虽然她不知道卡卡要保护她什么,但她的怒气却被弟弟的勇气压制住。终于有人在麻烦面前挡在了她的前面。

    “你就是被他包养的吗?”

    卡卡像是一个红脖子的攻公鸡,摆出准备战斗的姿势,一转头冷不丁问姐姐。如此声东击西的诡计,打得夏小小措手不及。他在说什么疯言疯语?

    质问的话还没有出口,眼前的一幕惊爆了她的眼球。

    “姓傅的,你对我的房间做了什么?”

    房间里一片狼藉,水杯歪歪倒在床上,张牙舞爪的红色将她桌上的书本给糟蹋了。床也乱得像是刚历过劫,衣服被子抱团缩在一处。

    更要命的是,她干净的床单上也是血迹斑斑。妖艳的红触目惊心,说不清道不明的误会刺痛了她的眼睛。

    “我鼻血止不住了,也没个纸巾什么的可以用。一个绷不住它就弄脏了你的床。”傅明哲小心翼翼地解释,眼睛却充满敌意打量卡卡。

    “我对你的房间还不熟悉。本来想去拿纸巾的,谁知道跟跟纸巾一样卷是你的水杯。我一碰它就倒了,然后水就流出来了。”夏小小憋着气,暗暗给他使眼色让他闭嘴。然而下一秒,卡卡的拳头就冲了上去。

    “兄弟,打人不打脸,先等我说完你在决定动不动手好吗?”傅明哲保持着良好的绅士品格,连连躲闪。卡卡哪里会听他的话,他姐姐被人玷污了,他能忍?

    “禽兽,我打死你。”拳头带着风声,毫无章法地追击着傅明哲的脸。

    “年轻人怎么不讲武德。”

    傅明哲一米八几个人,急得到处乱窜。可房间就那么大,抱头鼠窜中挨了不少下。

    他嘶嘶地吸着冷气,企图用语言软化暴怒地卡卡。

    “兄弟,你听我说,我真不是禽兽,不信你问小小。”

    卡卡这才想起来他姐姐。当看到夏小小的脸黑的看不清五官时,他的愤怒更深了。看看,我姐被这个王八蛋欺负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信你个鬼。”

    傅明哲刚把塞在鼻孔里的纸巾拉出来,一声暴喝伴着拳头哐的一声又砸在了他的鼻子上。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傅明哲喷着鼻血反手将卡卡擒制住。卡卡也不甘示弱,张嘴就咬。

    “够了!都给我停下。”时间在夏小小的愤怒中静止了。她身上怒气隐隐,两只手劈山般把两个扭在一处的人分开。

    猫捉老鼠的游戏停住了。夏小小叉着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恨不得把他们两个一起打包丢出去。

    一缕幽红的血蜿蜒着从傅明哲的鼻孔里钻了出来。

    这算是血光之灾吗?她欲哭无泪很头疼,伸手捏住自己的眉心,无奈地对傅明哲说“你先去擦一擦。”

    “没听到我姐的话吗。”见到血,躺在地上的卡卡有些吓到了。因年少气盛却不肯表现出来,倒像只龇牙咧嘴的家禽。

    “小孩子家家,怎么那么大脾气。”听见卡卡叫姐姐,傅明哲紧皱的眉头松了。象征性的教育了他一句,抬手一抹,手上红红的一片。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满是苦涩叹息自己倒霉。从小到大的鼻血,都在今天流光了。

    卡卡从地上爬起来,一脸不服气。叉着腰,横鼻子竖眼睛对傅明哲发出挑衅。

    等傅明哲把自己收拾干净,乖乖和卡卡站在夏小小面前时。她才深深呼出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傅总,这是我的房间,它刚刚是什么样子的,请你把它恢复到原样。”这种佣人做的活,傅明哲哪里会,他眼睛闪着无辜的光芒,试图迷惑夏小小。“那他也有份,为什么不让他整理。”

    “他是我弟弟。”看着夏小小一脸的冷意,傅明哲立刻噤声。

    “我可是我姐的亲弟弟,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也闭嘴,他是我老板。”卡卡看着姐姐严肃的脸,嚣张的气焰也熄了。

    看到卡卡吃瘪,傅明哲并没有幸灾乐祸,因为活还是要自己干的。他绷起嘴巴思量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什么也不能被赶出去。“小小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做,保证跟之前一模一样。”然而下一句话却让夏小小无法直视他的无耻。

    “只是我饿了,能不能先让我吃点东西。”

    感情堂堂傅总是来员工家里讨饭的。夏家姐弟均是一脸我服了的表情。

    餐桌上,无声的战斗又开始了。凡是傅明哲看中的菜一下筷子,准被卡卡抢先一步夹走塞到自己嘴里。

    他还边嚼边得瑟。那欠揍的模样看得傅明哲牙痒痒。他也不是吃素的,眉头一挑,原本要落下去的筷子突然来了个大转弯,奔向了别的菜。

    卡卡这次扑了隔空,吃了调虎离山计的亏,脑筋一转想出个坏主意。

    他快速端起桌上的一个盘子把菜全倒进了自己的碗里。傅明哲一看,也不甘示弱。立刻端起另一个盘子,甚至都不往碗里倒,直接用筷子把嘴里拨。

    卡卡被噎得瞪眼睛,狠狠地看着傅明哲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等他鼓鼓的嘴巴腾出空后,含糊地吐出三个字“算你狠。”

    傅明哲的脸像染了色,红彤彤的。刚刚赌气端起来的一盘菜居然全是辣椒。他不能吃辣,但男人之间的较量不能输。

    看着他红脖子瞪眼睛像头喘气的牛,夏小小很烦躁心里的火窜来窜去。就像家里突然多了两个熊孩子,任谁看了都得暴脾气。

    “你们两个够了,不好好吃饭就都出去。”调皮遭到了训斥,卡卡和傅明哲灰溜溜地放下了碗盘。

    一个撑得不停地打咯,一个辣得不停地哈气。难得的独处时光被破坏,夏小小顿时没了胃口,她把碗筷一推,架起双臂看着面前两个红眼睛狼狈相的人。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