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离职后成了总裁的霸道娇妻 > 第4章 谁动谁先死
    “小羽哥酒量差,看他喝酒没意思。要不这样,小羽哥喝了多少,你们三倍怎么样?”

    不等那些人反驳,她拿起桌上早就瞅准了的高度酒,哗啦哗啦一杯杯倒过去。

    “我亲自给你们倒酒。”

    那可是装红酒的杯子啊,不出三杯就得趴下,谁敢喝。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敢动。

    可夏小小不在乎,她声音甜美,动作撩人,亲手举着酒杯送到那几个人面前。

    “我最喜欢喝酒豪爽男人。”

    欺负祝羽的人本来心里叫苦,却怂着不敢说。现在又被她这么一激,个个都心甘情愿地拿起酒杯干了。

    那些人每喝空一杯酒,她就拍手笑着夸人家海量,像个爷们。一双练过拳击的手,拍得噼里啪啦像鼓擂。

    一杯杯酒激情下肚,有几个直接瘫在了地上。还有的吐了一地,引得其他女人掩鼻皱眉。

    看着差不多了,夏小小将手里的玻璃杯往桌上一放。手离开的瞬间,杯子居然断裂了。

    因她充满妒火的女人,个个目瞪口呆不敢说话。

    “小羽哥人善良又腼腆,你们对他的好,我们俩都记得呢。”

    她轻轻拍了两下手,像是在掸掉灰尘。她的下巴微微扬起,眼睛里依旧盛着天真的光,一一扫过那些神色迥异的众人。

    “只是,我们俩没什么大志向,就想安安稳稳地生活。以后,能不联系就别联系了。”

    她拉着祝羽,从容地从那些人身上垮了过去。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拦。

    离开包厢,夏小小肚子一阵翻腾。搅得她龇牙咧嘴挪不开脚。

    “祝羽哥等我一下,我去个洗手间。”

    刚才神经绷太紧,她一直忍着,现在都快憋不住了。呼~人生的畅快事,莫过于此。

    当她一身轻松从洗手间出来时,迎面碰上了那个醉醺醺的油头男。

    “美女,怎么不再喝一杯就走了。”

    他眯着眼睛,摇摇晃晃伸着胳膊就扑了过来。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先冲夏小小袭来,她捂住口鼻,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种人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又喝醉了酒,很是难缠。若是平时,三两下就解决了。可今天,行动不便,还是躲着走的好。

    她向后退去,尽头处是个游泳池。那里地方宽敞,就算再来两个醉鬼,也能绕过去。

    长长的礼裙被她抱起,大步朝那个方向走去。谁知那个油头男竟然跟了过来。

    “美女别跑啊,怎么还害羞了呢。”

    恶心的声音让夏小小头皮发麻。她抖了抖双臂的鸡皮疙瘩,加快了脚步。

    眼见着美人越走越快,油头男心里跟猫抓的一样,踉踉跄跄跑了起来。

    油头男的速度很快,夏小小还穿着高跟鞋。没走出多远,只觉手臂上一热,一只爪子就抓住了她的胳膊。

    像是被蚂蚁爬过,她忍不住一阵战栗,失声叫了出来。

    “啊~”她抽回自己的胳膊,掌如利刀,反手给了油头男一个大嘴巴子。

    胳膊被抓过的地方,黏糊糊的让她恶心。

    “嘿嘿~”

    油头男像是不知道疼,冲她龇牙一笑,又扑了上来。

    真是恶狗一条。夏小小搓着手臂瞟了一眼旁边的水池,身子灵活地一歪,给他让了条路。

    只听扑通一声,油头男扑腾着双臂一头扎进了水里。

    看着他在水里扑腾着向岸边游。夏小小一脸幸灾乐祸。这种人,就得好好清醒一下脑子。

    “你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她冷不防被吓了一跳,身子一歪栽进了水池。

    “救命,啊噗……我不会游泳……”

    报应来得太快,她慌乱地拍打着水面,一张嘴就灌了一口水。

    消毒水的味道瞬间在她的口中弥漫开,呛得她鼻腔生疼。

    她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不停拍打着水面呼救。

    岸上的傅明哲,却一脸冷漠,无动于衷。

    “救我……”夏小小无比渴望地看着他,哪怕他是冷血动物,也只能寄希望于他了。

    可傅明哲眼睛眨都不眨,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挣扎。

    夏小小恐慌无助,身上越来越软绵。她觉得自己很累,一颗心不断地往下坠。

    疲惫感就像一只手,一下子把她拉进了可怕的深渊。

    卡卡,对不起,姐姐要先去找爸妈了……她闭上眼睛,身子慢慢向池底沉去。

    酒醒了一大半的油头男爬上了岸,看见泡在水里的夏小小,哈哈大笑。

    早在他追赶夏小小时,傅明哲就看到了,现在更是看他不爽。

    傅明哲几步跨了过去,一脚将他踹进了水池里。油头男张着的嘴还没来得及闭上,又连连灌了好几口水,样子狼狈不堪。

    傅明哲像是吃错了药,衣服都没脱,一头扎进了泳池里。

    他强健的臂膀稳稳将她托起,衣袖被她紧紧抓住。怀里的人双眼紧闭,像一股柔软的水,轻盈柔弱得让人忍不住心颤。

    空气里的燥热被这股水的清凉抚平了。他把夏小小轻轻放在地上,探索的目光在她白净晶莹的脸上肆意横行。

    她可真好看。他暗暗惊叹一声,又疑惑她怎么还不睁眼。

    见夏小小双眼紧闭,他抿了抿唇闭上眼睛,心一横俯下身子。不管了,总是救人要紧。

    两张嘴巴刚碰到一起,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血液游走到他的身体各处。

    “我中毒了。”他呼吸一顿,瞪着双眼,整个人像丢了魂。嘴上的动作却一点儿也没有停。

    被陌生气息入侵的夏小小睁开了眼睛。

    像是看到了魔鬼,两只黑亮水润的眼睛,生生因为贴在面前的脸,惊变成了斗鸡眼。

    傅明哲这个王八蛋,居然亲她。

    臭流氓!她含糊地吼了一声,甩起的巴掌却精准无误地朝傅明哲脸上飞去。

    啪一声脆响,震得天上的星星抖了抖。刚刚爬上来的富油头男哆嗦了一下,连滚带爬地跑了。

    惊魂未定的夏小小,颤抖着抱紧双臂。不知是因落水的恐惧,还是因为刚才那幕的惊悚,她垂着头不敢抬。

    水浸透她全身,如出水芙蓉般诱人,她完美的曲线玲珑毕现。所幸这个时间点,泳池还未开放,她免去了被众人观赏的羞耻。

    傅明哲傻眼了,女人果然是可怕的,他明明做了好事,却挨了打。不过,刚刚奇妙的感觉后劲太大,他捂着脸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夏小小慌乱又快速地瞟了一眼傅明哲。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湿漉漉的衬衣紧紧贴在他的身上,结实的肌肉清晰可见。

    特别是前胸那两块,直接烧红了她的脸。她突然觉得有些羞耻,自己怎么能盯着他看那么久。

    周围静悄悄,这一刻城市的繁华归于平静,空气里却增添了让人躁动的气息。

    傅明哲动了,他抬起手,开始解衬衣上的扣子。扣子一颗颗解开,结实的胸膛,光明正大地呈现在她的眼前。

    从未过如此美景的夏小小大吃一惊,瞬间把自己抱得更紧了。他要干什么?

    啪,又是一声脆响。她瞪着眼睛,恶狠狠地冲着傅明哲喊:“你个臭流氓。”

    傅明哲被打懵了,一会儿的功夫挨了两巴掌。他脾气再好,也不是打完左脸伸右脸的主。更何况,是他救了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人。

    “我流氓,你偷看了我这么久,我说什么了吗?”

    被人抓住了把柄,夏小小一口气噎住,羞愧地低下了头。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耳边又传来解扣子的声音,气氛突然尴尬起来。她咬着唇,红着脸放出狠话。

    “我劝你老实点儿,要是敢欺负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虽然偷看他是自己理亏,可关键时刻不能怂。

    眼前浑身哆嗦的女人带着鼻音威胁他。傅明哲的心被挠得痒痒的,他努力调出冰冷无情地声调,来证明自己对她没有兴趣。

    “你不介意身上的春光被更多的人欣赏,那我更无所谓。”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夏小小憋屈地抿着嘴巴,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这样丢脸过。

    她一直以为没有什么问题,是拳头解决不了的。可今天傅明哲却让她连连吃瘪。

    想到自己的处境,她觉得很亏。连男朋友还没有呢,倒先便宜了这种人。

    “阿嚏”不愧是拳脚功夫厉害的女人,连打个喷嚏都能撞到别人的胸膛。

    结实的撞击感,像是钻进了一条横冲直撞的蛇,紧紧缠上了傅明哲。他强有力的心跳,震红了两人的耳朵。

    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绷着脸镇定自若解开最后一颗扣子。

    好巧不巧,嘈杂的声音从入口处涌了进来,泳池开放时间到了。

    两人四目相对,均是满眼震惊。

    哗,白色的衬衫劈头将夏小小从上到下盖住。傅明哲来不及多想,打横将她抱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进一处狭小隐蔽的角落里。

    躲藏的空间是真的狭小,以至于两个人紧紧贴在一处。

    炽热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彼此心跳的韵律交错有致。就连吞口水的声音,都是你一下,我一下,特别和谐。

    感觉到身体某处被硌的难受,夏小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他的拳头肯定也很硬,不会突然攻击我吧?

    但她的额头,刚好顶着傅明哲的下巴,贴得死死的。连窥视都无法做到。

    男人浓郁的气息搅得她头晕眼花,她实在是紧张了,脑袋一直抖个不停。可怜她平时凶巴巴的,到了关键时刻居然是个废物。

    而在外人眼里坐怀不乱的傅明哲,此刻也好不到哪里。

    夏小小柔软的发丝,挠得他心猿意马。男人固有的冲动突然被解开了封印,现在,禁果就在他嘴边。

    他双眼灼热,脸红心跳红着脸。“她怎么这么美,披个衬衫都像戴着头纱。”

    一旦任督二脉被打通,这种想法就如洪水奔涌,一发不可收拾。

    “我要她做我的女朋友。”年近三十的傅明哲,血液里第一次涌动着叛逆的力量。

    小空间里充满了紊乱的呼吸声,以及如毫无章法的心跳声。一切变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终于,傅明哲忍不住了,想低下头让夏小小不要乱动。

    谁知贴在胸膛上的那张脸,呼呼~地喘着气偏了过去。

    一人低头开口,一人转头露耳,像是天合之作。夏小小的耳朵,被傅明哲张开的的嘴巴一口含住了。

    两人身子一僵,都停止了呼吸。

    像是高手过招,谁也不肯先出招,因为谁动谁先死。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