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殿下的金丝雀跑路了 > 第十八章 谈判这事比的就是谁更无赖
    “元小姐!”远处传来了侍卫呼喊她的声音。

    “你快走!”香雾对她说道。

    “元小姐!”那声音渐渐近了。

    “先生,等着我,我一定会来救你的!”元绵坚定的说道,便松开了香雾的手。

    元绵急忙朝来时的方向跑去,香雾的手还悬在半空,她骤然瘫倒在地,失声痛哭。

    “我在这儿,我一回头你就不见了,害得我在这牢里乱转,找不到回去的路。”元绵故作不悦的对侍卫开口道。

    她已整理好衣衫,擦干眼泪。

    “是属下失职。”侍卫不敢辩解,内心咒骂着那个吐他唾沫的犯人。

    “公主殿下呢?”元绵问道。

    “已出去了,在前堂等您。”侍卫答道。

    “走吧。”元绵说道。

    元绵随侍卫出了大牢,紫逍看见元绵眼角泛红,好似哭过,便笑着说道:“你不会被吓哭了吧。”

    “是啊,好可怕。”元绵有些失神的回道。

    “可是你提议要来的,我还以为你不怕呢。”紫逍笑她。

    “殿下,我今日有些累了,便先回去了。”元绵此时只想先去见周影度。

    “那我让人送你回去。”紫逍说道。

    “我自己走回去便好。”不等紫逍回她,她便已提步向外走去,紫逍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有些不解。

    出了典刑司大门,元绵便朝西长街走去,她神情恍惚,有些走不稳。

    宁肃的女儿,白冬樱,晋亲王,探香楼……元绵觉得先生说的这些好不真实,她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

    十五年了,她只知自己是元家的二小姐,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姐姐。自己五岁时上古剑山拜师学艺,一直跟在先生身边,读书练剑。

    先生于自己,既像父亲又像母亲。虽也挨打受罚,但自己受伤时,先生也会心疼。

    可刚在牢内的先生,遍体鳞伤,对她说着些奇怪的话,元绵觉得自己的记忆有些错乱,刚才发生的事好似梦中一般,这不是真的,她心想。

    “元妹妹!”突然有人叫住了她。

    她转身,有些看不清眼前是谁,只听那人问道:“元妹妹,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喝一杯名为飘雪的茶。”元绵失神的说着,好似在自言自语。

    闻争奈看着她失了魂的模样,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眼前的阳光忽明忽暗,元绵缓过了神,看着眼前明眸皓齿正对着她笑的闻争奈。

    “原来是争哥哥。”元绵开口,行了一礼。

    “妹妹为何失了魂似的走在街上,我喊了妹妹好几声,妹妹都没有理我。”闻争奈语气中带有一丝责怪。

    “我……,我正在背诗,背的比较投入,所以没有听到。”元绵随便编了个理由。

    “没听见妹妹背诗啊?”闻争奈说道。

    “默背,默背。”元绵尴尬的笑着解释。

    元绵不想在这儿跟他闲聊,她一心只想先去找周影度商量救先生的事。

    “争哥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元绵又行了一礼转身要走。

    “上次你来我家,我同你比试剑法时割伤了你的手臂,现在可好些了?”闻争奈问道。

    “好些了,争哥哥,我真的有事,我先走了。”元绵说完转身就走。

    闻争奈跟了上去,和她并排走着,说道:“刚才你说要去喝茶,不如我送你去。”

    “你听错了,我说我要去吃点心。”元绵不想理他。

    “我从律令司出来便见你一个人失魂的走着,你……”

    “律令司?”元绵打断了他的话。

    “是啊,律令司。”闻争奈回道。

    “你在律令司做什么?”元绵停下来问道。

    “我是律令司佥事,在律令司当差。今日是我值夜,下午我要回府歇息,不想一出门,便看见了你。”闻争奈解释道。

    “哦。”元绵应了一声。

    “宁京这个季节最适合游湖了,二十那日我休沐,带你去游湖好不好?”闻争奈又问。

    “嗯。”元绵继续向前走,心里只想着刚才牢内的事,完全没有注意闻争奈在说什么,便随口应了下来。

    闻争奈见她不怎么言语,便停下了脚步,没有跟上去,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元绵离去的背影。

    西长街,鉴心茶楼内。

    元绵坐在二楼最里面的雅间,注视着眼前的这盏飘雪。

    不过是盏铁观音,上面飘了少许白色花瓣罢了,名为飘雪,倒也恰如其分。自己名为“绵”,又有什么寓意呢?

    她正失神的想着,周影度走了进来。

    “周叔,先生被关在典刑司的大牢里!”元绵激动地站起来对他说道。

    周影度示意她坐下慢慢说,元绵声泪俱下的向他叙述自己在典刑司大牢内见到先生的场景。

    “周叔,事不宜迟,我们今晚就得把先生救出来!”元绵语气坚定的说道。

    “典刑司不是那么容易闯的,况且先生她……”周影度叹息道。

    “先生多待在大牢内一刻,便要多受一刻痛苦。”元绵痛心地说。

    “我知道。但要从典刑司的大牢内救人,且不说要事先谋划,人手也不够。典刑司内有上百侍卫,旁边便是律令司,一司出事,另一司必会派援手相助,仅凭你我二人和我手下的几个人,去了便是送死。”周影度分析道。

    元绵也冷静了下来,开口说道:“先生说,从今日起,我便是探香楼楼主。我已经知道您和执言师叔,还有时叔是探香楼的管事之人。”

    元绵把一直戴在身上的徽章放在桌上,说道:“我的第一道命令,是召集京城内探香楼的所有人去救先生。”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周影度有些哭笑不得,无奈的开口说道:“元绵,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探香楼众人在京内的身份不能暴露,且武力高强的也没几个。执言和时捷也不在京中,我不能贸然赌上他们的性命。”

    “那先生怎么办?”元绵盯着他的眼睛质问道。

    周影度不敢看她的眼睛,他心内已知香雾必死无疑,想要救根本就是徒劳无望,可他不能把这些话告诉元绵,她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罢了。

    “我要和京内的人商量对策,你先回元宅,有消息我会告诉你。”周影度说完这句便转身出去了。

    元绵盯着眼前的茶盏,握着徽章的手逐渐用力,一滴无助的泪从脸颊滑落。

    傍晚,宁京皇宫内。

    贺准站在御书房内,禀报紫逍和元绵今日去典刑司一事。

    “犯人同元小姐就说了这些。”贺准低头说道。

    “除了自己的血脉,皇兄不会信任任何人的。她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老规矩。”皇帝开口道。

    “臣,领旨!”贺准应声答道。

    “派去水都和古剑山的人回来了没有?”皇帝问道。

    “回圣上,还未回,刚传回消息来,他们捉拿了几个要犯,正在就地审问,但还未审问出有用的东西来。”贺准回话道。

    “都这么些日子了,还未查出东西来,宁肃做事一向缜密,算了,传令到水都和古剑山,不必再审了,杀了便是。”皇帝吩咐道。

    “是!只是,水都那边,去拿元家人时,元家家主元秉礼拿出了文书说元绵已被逐出元家,典刑司的人虽将元家众人拿下审问,但碍于他们是太师元问道的后人,并未轻易动用刑罚。圣上说不审了,那元家众人是否也?”贺准询问道。

    皇帝站了起来,喝了口茶,思考了片刻,对贺准说道:“放了吧,留着他们还有用处。”

    “是!”贺准答道。

    “退下吧。”皇帝叹了口气说道。

    “臣,告退!”

    “常荣,朕是不是做的绝了些?”贺准退下后,皇帝看着茶杯问道。

    常荣知皇帝问的是刚刚命令处死香雾一事,他稍加思索,开口道:“回圣上,元小姐身为皇室血脉,竟流落在外十五年,圣上向来赏罚分明,仅凭这一条,犯人香雾便罪不容诛。”

    皇帝听他此言,沉思了一会儿,问道:“紫逍和她相处的如何?”

    “回圣上,公主殿下和元小姐十分合得来,二人这几日常待在一处,相谈甚欢。”常荣回道。

    “难得她受得了紫逍的性子。”皇帝笑着说道。

    “公主殿下和元小姐骨子里流的是皇家的血,自然亲切。”常荣回道。

    皇帝听此言笑了笑,他拿起桌子上的折子递给常荣,吩咐道:“这个折子,连夜送去驿馆,拿给君雅怀。”

    常荣连忙接过折子,放入袖中。

    这几日,皇帝为和白泽谈判一事弄得焦头烂额。

    气候干旱,粮食减产,宁国去年粮食尚可自给自足。白泽虽也地域辽阔,可境内山林多,耕地少,本就少粮,气候一干旱,更是雪上加霜。

    白泽的意思是宁国每年要卖一部分粮食给白泽,白泽会卖一部分马匹给宁国。要么打,要么卖粮,选吧。

    十五年前的战争惨况还历历在目,皇帝宁显的意思也是想两国通商,各取所需。

    目前,两国从宁国要卖多少粮,白泽要卖多少马的问题开始商讨。进而演变成宁国不想用白银结算,而要用马匹结算,以物换物。白泽的使臣自然不同意,一匹马才换十石粮食,宁国怎么不去抢!宁国则表示需要粮的是白泽,他们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白泽又表示不行就开战!

    自万寿节君雅怀呈上那把剑开始,皇帝就知道白泽来者不善。那使臣高大人还讲点道理,但那白泽二皇子君雅怀,简直就是个无赖!皇帝想到君雅怀便有些头痛。

    常荣见皇帝有些头痛的坐在龙椅上,便知应是与白泽谈判的事有关。万寿节后,各小国的使臣已纷纷启程回国,只有白泽的二皇子还一副要赖在这里的架势。

    真是令人头痛啊,常荣心想。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