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科幻小说 > 农家团宠小福宝是锦鲤吖 > 第100章 看在银子的面子上,让他抱抱吧
    何大夫要走没走成,只好留下来了。

    他一留下来,苏笏当然也就不说走的话了。

    曲信德更是光明正大的留了下来。

    他本来就盯着他们呢,他们走他就走,他们不走他也不走。

    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他来的时候说是要买肉回家吃的。

    他们都留下来了,没什么事干,干点什么呢?

    小海棠睡醒了,何大夫就把她给抱了过来。

    小海棠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又听到曲信德他们在外头说话,又转过头去看他们。

    她一脸的疑惑。

    她都睡一觉醒了,他们居然还在。

    他们昨晚上一夜都没睡觉,干活干了一个晚上吗?

    她还没想出个什么结果来,苏笏过来把她给接了过去了。

    小海棠刚睡醒,还有困意,靠在苏笏的肩膀上不想动。

    曲信德又对着她拍手,她想配合他,可是实在不想动啊。

    曲信德拍了拍她的胸口,她突然想起来胸口那里还藏着一块银子呢。

    她连忙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穿的棉衣服很厚,她是摸不到的。

    但是她的小肚皮是能感受得到的。

    看在他给她银子的份上,就再让他抱抱吧。

    与是,她又张开胳膊让他抱抱。

    曲信德接过小海棠来,小海棠就靠在他的肩膀上。

    “哎呀,大姑娘乖乖,爷爷抱你出去玩。”他说着抱着小海棠出去了。

    黒将军见状立刻跟了上去。

    他是有些害怕黒将军。

    这玩意儿喂不熟啊,中午给它好多块骨头,可是这一会儿它还是对着他龇牙咧嘴的。

    他哪里知道黑将军是看着他,免得他把小海棠被抱跑了?

    只当是它看他不顺眼。

    还好这时候陈大山回来了。

    他离家还远,就看到东家抱着小海棠站在外头。

    他心下一慌脚下更快了。

    这段时间他天天堤防着,甚至不让陈老太她们把小海棠给抱出来,每天都把大门给拴得紧紧的,加上家里有黑将军坐镇,好不容易才放下心来。

    觉得不会有人拐走他姑娘了。

    没想到娘她们居然这么粗心,让东家抱着小海棠出来了。

    他快速的奔跑回来,问:“你怎么站到外头来了?怎么不到院子里坐啊?”

    “我想抱着大姑娘到田间去看看庄稼呢,哪知道啊这黑将军老是拦我的路。

    我稍微往前面走一点点,它就对着我龇牙咧嘴的。”曲信德还一肚子的委屈呢。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被一只狗给管束住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得多丢人啊。

    陈大山听到这话,立刻笑逐颜开,对着小海棠拍了拍手,说:“爹爹抱。”

    小海棠就回到了他的怀里。

    黒将军立刻就变了一张脸,围着陈大山摇头晃脑的,左转转右转转,甚至还激动的竖起前面两只爪子来,趴在他的身上,伸着鼻子去闻小海棠。

    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想看他的小主人是否安好。

    陈大山腾出一只手来摸摸狗头说:“干得漂亮。”

    “大山,你怎么不管管你家狗啊?”曲信德问道。

    “我家黑将军就是专门守护我家大姑娘的,你要把我家大姑娘给抱走,它当然看你不顺眼了。

    你看现在它不是不针对你了吗?”陈大山说道。

    曲信德看向黒将军,见它果然对自己没了什么敌意。

    他顿时觉得非常稀奇。

    这只狗真是神了啊,难怪他们还给它起了个霸气的名字。

    曲信德看向河边的那一大块地,地里的麦苗绿油油的,甚是好看,就问:“这些就是你开荒的那些地吗?”

    “嗯。”陈大山心里对他也是充满警惕的,想着难不成他还想把他开荒的地给买了去?

    他现在可不卖地了,就说:“这些地庄稼苗长着看着还可以,就是不知道来年河里涨水的时候会不会被淹。”

    曲信德说:“你们是吉人自有天相,应该不会再被淹了。”

    他说的这些话不过是为了安慰他。

    因为他知道这里十成十的被淹,没有一年例外的。

    哦不,旱灾的时候例外。

    不过闹旱灾的话,其他的地方没有水,河里也没有水,这块地也照样成不了庄稼。

    陈大山说:“说的也是哈,走吧,我们回去吧,一会儿该吃饭。”

    曲信德又看了看外头的那一大块地,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可惜。

    他家的庄稼苗出的这么好,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下了多少种子。

    这些种子可全都白费咯。

    两人回去,锅里的肉已经煮的差不多了。

    陈老太见陈大山回来了,就准备开饭。

    她准备晚上吃饭早一些,天冷了,路又黑,东家跟猎户都还得摸黑路回家。

    陈大山却十分有兴致,说:“再等一会儿,我去打酒。”

    他说着就去酒坊打酒。

    酒坊离他们也不远,就在刘家湾,王家村往东去的那个村子就是刘家湾。

    这几个村子是挨着的,相距不远。

    陈大山的脚程又快,路上也没耽搁,去了就抱了两个酒坛子回来了。

    何大夫是个大夫,很注重养生,他滴酒不沾。

    但苏笏却是个喜欢喝酒的,曲信德也能喝两杯。

    因为曲信德对苏笏一直心里别别扭扭的,所以喝酒的时候就针对他。

    苏笏也明显感觉到曲信德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他想不出来自己哪里得罪了他。

    不过他的酒量,两个曲信德也追不上。

    只不过他不愿意跟他较劲,三碗酒下肚,他就装模作样的捂着脑袋说自己喝醉了。

    曲信德见他喝酒不如自己,可高兴了,说:“还没开始喝呢,你怎么就喝醉了?”

    苏笏说:“不胜酒力,甘拜下风。”

    曲信德觉得自己这回终于算是扳回来了一局。

    陈老太原本的意思是让他们早些吃饭,早些的各自回家去。

    却没想到这两个人一起杠上了。

    这样吃吃喝喝,已经喝的很晚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何大夫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辞。

    苏笏也跟着他一起告辞。

    他们都走了,曲信德没有道理再留下了。

    好在他家在青牛镇上,离合欢杨不远。

    陈老太把新鲜的肉和卤好的猪腿给他拿上,说:“东家,天黑路滑,你小心一些。”

    曲信德说:“没事儿,我没喝醉。”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