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修真小说 > 大夏文圣 > 第一百七十六章:真龙宝米!朝野哗然!皇帝喜极而泣!赋无上权力!
    皇宫大殿内。

    随着顾锦年的声音响起,引得正殿所有官员神色一变。

    大夏天灾。

    给予众臣绝望,不,不是众臣,而是给予大夏所有人绝望。

    大旱,地动,雪灾,火灾,还有天降火石,这些事情如何不让人绝望?

    而且每一件事情,看似不相关,却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几个大问题摆在面前。

    第一,救灾先救那个?

    第二,如何施救?

    第三,紧急情况应对方法?

    第四,内乱之事该如何防备?

    第五,民变之事,又应当如何处置?

    这五件事情,还是目前能想到的事情,一些想不到或者是无法想到的事情,应当如何解决?

    也正是因为一团糟,所以即便是大家有想法,可也不敢直接说出来。

    必须要从长计议。

    但问题来了。

    从长计议的话,来得及吗?

    答桉是来不及的。

    或者是说,没有人保证来得及。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顾锦年会站出来,而且还如此自信,献国策定难?

    实话实话,要是换任何一个人,百官绝对不会理会。

    六部尚书,包括宰相都想不出任何解决办法,谁能想出来?

    可说话之人,是顾锦年,这位大夏奇才,他的话,不得不让人去重视。

    “宣。”

    龙椅上,永盛大帝显得有些激动,虽然他内心还是觉得顾锦年献不出良策,可至少顾锦年现在的所作所为,让人有了中心骨。

    对于这次大灾,他有想法,可一直没有说的原因,就是想看看百官能不能站出来,站出来说一句话。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弱小的。

    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引领众人抵抗灾难。

    这个人不能是自己。

    必须要是臣子。

    自己若是站出来,对于天下人来说,皇帝肯定是要守天下的,这是皇帝的职责。

    顾锦年站出来了。

    永盛大帝兴奋不已,即便顾锦年没有太多的想法,他在这个时候选择站出来,也是一件极大的好事,鼓舞士气。

    很快。

    顾锦年走上大殿当中,他器宇轩昂,眉宇之间充满着自信。

    只见。

    “臣,顾锦年,拜见陛下。”

    走进大殿内,顾锦年直视永盛大帝,面色平静,让人莫名感到一种无法言说的自信。

    “爱卿无须多礼。”

    “来人,殿前赐座。”

    永盛大帝出声,他很直接,更是当众赐座。

    要知道,即便是一些国公都没有被永盛大帝赐座,这个行为彰显皇恩宠爱。

    一些不好的目光投来,略带吃味,永盛大帝看到了。

    但他没有任何反应。

    之前魏闲说,朝臣当中有人对自己偏爱顾锦年感到不满。

    实话实说,永盛大帝一开始还的确有些想法,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偏爱顾锦年。

    身为帝王,自然知道什么叫做一碗水端平,帝王之术,就是善于平衡,这样才能让自己坐稳这个位置。

    可现在,永盛大帝管他三七二十一。

    就偏爱顾锦年又能如何?

    这群文武百官,一个个比得过顾锦年吗?大夏王朝发生事情,你们能出来解决吗?

    就算顾锦年解决不了,你们能学顾锦年这般吗?

    一个个就是怕事,这也不敢做,那也不敢做,顾锦年做了,然后又说是顾锦年受皇恩浩荡?

    真是一群什么玩意?

    永盛大帝不在乎那么多了,爱怎么想就怎么想,随便他们。

    关键时刻,还是自己外甥知道疼舅舅啊。

    “陛下。”

    “臣有国策,可定大夏之难。”

    顾锦年出声,他望着永盛大帝,如此说道。

    “爱卿直言。”

    永盛大帝出声,让顾锦年直说。

    “此番,大夏天灾出现,臣认为,第一时间应当公布天灾,同时请陛下下一道圣旨,告知大夏百姓,朝廷将会竭尽全力,同时让各地捐赠银两物质粮食,发动全国之力,拯救这场大灾。”

    顾锦年出声,这是他第一步计划。

    只是话音出现,李善的声音却直接响起。

    “不可!”

    李善出声,打断了顾锦年的话语。

    “侯爷,您有如此决心,老夫敬佩,但天下人并不是都想侯爷这般有信心,如若昭告天下,势必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到时候极有可能发生哄抢粮食物资之事,尤其是一些商人,唯利是图,难以防止。”

    “老夫并非是往坏处去想,而是担心有不法之人,四处造谣,引发大夏内乱。”

    李善出声,他认为顾锦年这个想法有问题,并不实用。

    殿上,永盛大帝内心有些不满,不过这个不满不是针对顾锦年的,而是针对李善。

    顾锦年这个想法听起来还不错,当然李善说的也没错,可问题是顾锦年主动站出来,愿意引领众人抗灾,并且也敢承担责任。

    你李善想不出办法就算了,还在这里泼冷水,这如何让他能不满?

    不过,永盛大帝没有说什么,挑刺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看看顾锦年有没有应对之法,若是有的话,说服了众臣,那么这件事情,也就更周全了。

    无论怎么说,救灾是第一,讨论出最好的抉择出来,才是王道。

    “李相所言不错。”

    “可本侯的计划还没有彻底说完。”

    顾锦年语气平静。

    后者当下沉默,看着顾锦年,让他发挥。

    “昭告天下,必然会引起百姓恐慌,但同样的,只要朝廷上下,众志成城,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夏百姓,百姓也必然会选择支持朝廷。”

    顾锦年出声。

    可此话一说,不少官员却不由叹了口气,认为顾锦年还是太理想化了。

    一来,百姓凭什么跟你众志成城?

    二来,大夏官员又如何能上下一心?

    如果事情有这么好处理,那谁不会说?

    “侯爷还是太理想化了,敢问侯爷,百姓终究是寻常人,人都有自己的私欲,大灾降临,如何让百姓保持冷静?”

    李善继续出声,询问顾锦年。

    “凭陛下圣旨,凭太子仁厚,凭秦王威望,凭魏王之能,凭皇室一脉,再凭本侯立军令状,敢问李相,这些够不够百姓安定?”

    顾锦年望着李善,他一字一句道。

    话说到这里,满朝文武都惊讶了,哪怕是永盛大帝都不由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至于太子,秦王,魏王,还有晋王他们却一个个好奇的看向顾锦年。

    有点不太明白顾锦年的意思。

    “锦年,你是何意?”

    永盛大帝直接询问道。

    “回陛下。”

    “大灾当前,臣愿请缨抗灾,立下军令状,半年内平定各地灾祸,如若不成,臣愿退出朝堂,贬为庶人。”

    “但如此天灾之下,仅凭臣一人之力,无法让百姓安心下来,可陛下若下圣旨,派太子等人,领兵前往各地赈灾,让百姓看到大夏抗灾之志。”

    “相信必可扭转局势,大夏太子,奔赴灾区,与将士同吃同住,救灾发粮,可定军心,亦可定民心。”

    顾锦年出声道。

    的确,民心这个点,极其容易发生动荡,毕竟架不住有心人挑拨,再加上百姓也的确害怕。

    人有同情心,可人更有恐惧之心以及自私之心。

    可如若让大夏这些王爷亲自前往灾地,让他们去处理灾情,甚至都不需要他们去做什么,只要出现在灾地,就相当于是一个定海神针了。

    一来,大夏抗灾的决心,展现给世人看。

    百姓们有什么话说?皇帝的儿子都亲自跑去灾地,你能说什么?这还不能表达朝廷对抗灾的决心吗?

    二来,也算是管控灾地的一些是非,免得有些官员,欺上瞒下,有这些皇子在,可以稳定不少。

    毕竟这大夏王朝有一半是他们的啊。

    而且也不怕你乱来,你要是能力不行,回头慢慢清算你。

    听到这话,大殿内,秦王的眼神是最明亮的。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件事情也是一次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啊。

    他想要争太子之位,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可自己的机会不大,毕竟长幼尊卑,最主要的就是没有机会给自己展示才华。

    可这次机会意义太大了。

    如果自己能在这次救灾过程中,取得亮眼的成绩,这样一来对自己争夺太子之位,就更加有利了。

    “果然是我好老弟啊,这个时候还想着帮老哥一把。”

    秦王心中喜悦,他下意识认为,顾锦年是在帮他。

    而对于太子而言,这件事情他很认同,一来是这样做的的确确可以稳定军心,稳定民心。

    确实有利于大夏王朝,二来自己身为太子,这样做也的确能更加坐稳太子之位。

    只要自己做实事,永远站在第一线,那么对自己未来执政,是一件好事。

    一件天大的好事。

    “看来,让基儿跟在锦年身旁还是有好处的。”

    李高心中暗道,不过他最在乎的还是,这样做能给大夏王朝带来好处。

    至于大殿上,永盛大帝再听到这个想法后,更是不由站起身来。

    “好。”

    “这个想法好。”

    “如此一来,的确可以定下民心啊。”

    永盛大帝这回是彻底震撼了,他还真没想到让自己这些儿子们去做这件事情。

    无论有没有才能,有才能的就过去赈灾,没才能的就过去当个吉祥物。

    其目的就是为了稳定军心,稳定民心。

    如此一来,大夏百姓将会更加信任朝廷,如若这次大灾过后,自己的威望,也能达到顶峰。

    百官们也纷纷议论,认为这个想法很不错。

    只是李善的声音还是响起。

    “可万一,太子他们受伤该怎么办?”

    李善出声,这话一说,瞬间引来一些人皱眉,虽然说可以挑刺,毕竟救灾这么大的事情,多挑挑刺也是一件好事。

    可没必要如此吧?

    “如若当真死在灾乱之中,是本王的无能,怪不得天命侯。”

    “而且,身为皇子,国家危难之时,本王愿意站在最前线,若是能用我的命,换来大夏的安定,本王愿意。”

    此时,秦王的声音响起,他往前走了一步,一番话说的康慨激昂。

    “好!”

    “不愧是朕的好儿子,说的好。”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也不由赞许,自己这儿子没有白生啊。

    给自己争脸。

    “王爷大义。”

    顾锦年朝着秦王一拜,无论秦王是作秀也好,还是发自内心也罢,只要是为了百姓,这一拜合情合理。

    “锦年,是本王应当谢你,国家危难,满朝文武不敢多言一句,可唯独你站出来,本王拜你。”

    听到自己父皇的赞赏,秦王内心乐开了花,不过他还是朝着顾锦年一拜,商业互吹。

    不过殿下,一些臣子神色微微一变,秦王这番举动,只是几句话,就能得到皇帝如此赞赏,这并非是一个良好的讯号。

    但不得不说的是,顾锦年这个法子,的的确确可以。

    这回李善没有话说了。

    但李善不说话,有其他官员开口。

    “敢问侯爷,民心可定,那接下来该怎么做?”

    有人询问,看着顾锦年。

    “太子率兵奔赴陇西郡,秦王奔赴东林郡,魏王奔赴南越郡,其余王爷相互配合,跟随在旁,亦或者稳定后勤。”

    “由户部去筹银集物,以最快速度,运输到灾情之地,刑部与兵部联手,要在第一时间内管控言论,所有造谣生事者,一律抓拿入狱,等到灾情结束之后,再去慢慢定夺。”

    顾锦年开口,道出自己的想法。

    太子,秦王,魏王,这三位可不是小人物,太子是未来的皇帝,朝中有无数大臣支持太子,让他去处理陇西郡是最好的。

    各地官员,包括种种事情,太子都能妥善处理,没有人敢不给太子面子,他登场所有官员必须要认真处理。

    而且朝中大臣们,也会在暗中疯狂支持太子,因为他们是希望太子继承大统,成为皇帝。

    所以这件事情,他们必须要竭尽全力,之前是尽责即可,现在就是竭尽全力了。

    尤其是把秦王,魏王,所有皇子全部拉下水,大家都想争,那么就能产生内卷。

    一但产生内卷,积极性得到提高,受益的就是百姓。

    顾锦年是站在解决事情这个角度去思考。

    其他的事情,他都不管。

    不得不说,这里面有一定心学的成分,这段时间研究心学,故而有些感悟,如今拿出来用,还真是有不错的成效。

    “陛下下旨,皇室赈灾,控制言论,稳定局势。”

    “此计乃为上策也。”

    杨开的声音响起,他明白顾锦年的想法,从而忍不住赞叹。

    “那江中郡呢?”

    有官员开口,询问顾锦年,三郡之地都有人去,江中郡这个难题谁来负责?

    “本侯亲自去。”

    顾锦年出声,给予回答,江中郡才是最大的麻烦,但他会亲自前往江中郡,定下民心。

    “侯爷有什么办法吗?”

    “江中郡大旱,必然会引起百姓恐慌,只怕就算是侯爷亲自去了,也难以安定百姓啊。”

    有官员出声,看向顾锦年说道。

    这话没有半点挑刺,因为没事的时候,百姓可以喊你一声侯爷,可以尊称你一句后世之圣。

    可问题是,大旱年间,所有庄稼毁于一旦,有存粮的还好说一点,最起码扛一个季度还是没问题。

    不至于绝望。

    没有存粮的怎么办?

    这个时候,随便来个人散播谣言,那就完了。

    一但谣言散播出去,到时候就是民心惶惶啊,别说什么刑部和兵部去抓人。

    抓的完吗?

    抓不完的。

    江中郡这个难题,只怕难以解决。

    “开放粮产,赈灾救民,户部集粮资,其余的本侯有办法解决。”

    顾锦年出声。

    他如此说道。

    真龙稻穗的事情,他不可能跟所有人说,等朝会结束后,自己会跟永盛大帝说。

    只不过,顾锦年如此的回答,并不让人满意。

    不少人略微皱眉,毕竟顾锦年说的不清不楚。

    仅凭这个就让众人相信顾锦年,这不可能。

    “侯爷,并非是下官不相信侯爷,而是赈灾之事,牵扯太大,其他的不说,如若开仓放粮,集资粮米,就是天文数字。”

    “别的不说,大夏国库目前的余银,外加上各地官府的存粮,只够江中郡所有百姓三年。”

    “若仅仅只是江中郡一郡受灾那还好说,这陇西郡,东林郡,南越郡,这三处地方也需要大量赈灾。”

    “外加上这样抽走粮食,只怕更会引起各地百姓恐慌。”

    “百姓募捐倒是可以,但百姓捐赠再多,也不可能把自身家当捐出来,此事侯爷是否有些欠缺考虑?”

    对方出声,如此说道。

    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大夏存粮不多,外加上还要运输,运输成本才是最恐怖的,总不可能动用龙舟吧?

    真动用龙舟的话,数量也不够。

    至于集粮募捐,这只是杯水车薪。

    主要麻烦还是因为,灾难一起出现,哪怕一个一个出现,都比一口气出现要好。

    各地都需要赈灾粮,而且其他几个地方更需要粮食,最起码江中郡只是大旱,庄稼毁了,去年年底的时候,至少收割了一波。

    不至于说立刻饿死。

    陇西郡这几个地方,发生了如此恐怖的天灾,是真的没有粮食。

    若是集中粮食到江中郡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无需太多粮食。”

    “只需要七天的口粮。”

    “运输至江中郡,其他的事情,本侯可以妥善处理。”

    “至于怎么处理,如何平定,本侯自有妙计。”

    顾锦年出声,他显得无比自信,七日口粮,内定下江中郡之难。

    此言一出。

    满堂瞬间大惊。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向顾锦年,有人眼神古怪,有人眼神震撼。

    江中郡是最大的麻烦。

    也正是因为江中郡的大旱,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隐患,随时会爆炸的隐患,一但这个隐患炸了,就会影响到其他灾地。

    但同样的,江中郡也是最好解决的灾情。

    只要能让庄稼起死回生亦或者给百姓们半年的口粮,那么江中郡就能安然无事。

    然而,这几乎不可能。

    别的灾区可不会答应,于情不行,于理也不行。

    现在顾锦年说,只需要七天口粮,就可以解决这个天大的麻烦,众人自然是震惊啊。

    震惊之后,就是不信,完全不信。

    “愿侯爷能道出良策,此事涉及到大夏命运,侯爷说的不清不楚,老夫实在是不敢苟同。”

    “老夫也有良策一计。”

    此时此刻,李善的声音再度响起。

    他要求顾锦年说出良策是什么,不然的话,凭借顾锦年一张嘴,谁敢相信?

    江中郡,足足有一万又四千万人口啊,这是何等概念?

    大夏人口最多的郡地。

    占据大夏十分之一的人口,如若江中郡乱了,那大夏王朝离灭国就接近了。

    当然也正是因为江中郡人口极多,所以耕地极多,大部分百姓都是靠种地为生。

    所以出现大旱之事,才会如此棘手,要换做江南之地,其实还真没这么大的问题。

    毕竟江南地区,虽然也是农耕为主,但商贸活动更多,百姓存粮不少,完完全全可以等朝廷解决完其他事情,再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相爷的良策是什么?本侯想听听。”

    顾锦年没有回答对方,而是好奇对方有什么良策,如果对方的计划,比自己要好的话,不介意用他的计划。

    “回侯爷。”

    “老夫的想法倒也简单,一来也必须要靠大夏粮产缓解压力,二来求助扶罗王朝,大金王朝。”

    “尤其是大金王朝,大金王朝粮食极多,而前几日大金王朝派来使臣,到我大夏商议结盟之事。”

    “大金王朝愿意与大夏王朝以及扶罗王朝,组建联盟,抵抗未来之天下大变,也防止中洲王朝无限制扩张。”

    “而大金王朝愿意从各方面扶持大夏王朝,换取大夏王朝部分大夏龙炮,以及同意大金龙米为衡量货币。”

    “只要我大夏同意,凭借着大金王朝源源不断的粮食运输,江中郡可定。”

    李善说出他的计划。

    请求外援。

    此言一出,顾锦年直接摇了摇头。

    “不可。”

    “若是灾情未显,倒不是不可以与大金王朝会谈。”

    “如今大夏灾情出现,按照大金王朝的性子,必然会趁火打劫,朝廷一但开口,等待的便是各种不利要求。”

    “看似是定灾,可实际上是将隐患放在明日。”

    “本侯不答应。”

    “陛下,此事绝不可同意。”

    顾锦年出声。

    这个办法,说了跟没说一样,当然,如果自己没有真龙稻穗的话,可能会答应。

    因为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但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这个办法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是累赘。

    人家大金王朝又不蠢,知道大夏现在急缺粮食。

    你要是开口,大金王朝必然漫天要价,纯纯就是被人拿捏。

    而且,真要借的话,肯定是找中洲王朝借啊,并且支付极其夸张的利息。

    让永盛大帝签署条款。

    这样的话,反而不用担心内乱了,因为中洲王朝不会希望大夏内乱起来,也不会让另外一个人当皇帝。

    欠了这么多银两钱财,换个皇帝就不认?这可能吗?

    “侯爷。”

    “此计是目前最好的办法,老夫相信侯爷也一定有更好的办法,可侯爷藏藏掖掖,不说出来,实在是让老夫不安心,想来百官也不安心。”

    “江中郡一但出了问题,所引发的后果,会涉及全国上下,到时候侯爷想出来的办法,统统都要作废。”

    “陛下,恕老臣说话直,倘若江中郡出现内乱,那个时候就算是陛下您亲自去了,也安抚不了民心。”

    李善有些皱眉了,他这个想法不说特别好,但绝对是目前最合适的办法。

    你顾锦年如果真有什么好办法,那就请你拿出来,不要遮遮掩掩。

    你说你能解决就能解决?

    万一解决不了呢?

    就说万一,万分之一的概率,就解决不了,那是什么概念?

    大夏亡国。

    死伤就不止是千万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万万之数,大夏王朝将瞬间衰败,很有可能引发新的争霸战乱。

    谁敢赌?

    没人敢赌。

    龙椅上。

    永盛大帝明白李善之言,但他也相信顾锦年肯定是有办法。

    “锦年,随朕来养心殿。”

    “诸爱卿,静等。”

    永盛大帝起身,他知道顾锦年不说的原因,所以直接前往养心殿,他也想知道,顾锦年到底有什么办法。

    “遵旨。”

    顾锦年不啰嗦,直接离开大殿,前往养心殿内。

    而随着顾锦年走后。

    大殿内也瞬间开始了争议。

    “若不讲清楚,岂能胡闹?”

    “江中郡之难,看似简单,可实际上却是最难的,下官相信侯爷,但这件事情影响大夏未来之大变,还是要说清楚啊。”

    “恩,要说清楚一点。”

    “相爷所说,的确不错,若是与大金王朝结盟,可定江中郡之难。”

    “侯爷所说也不错,大金王朝必然会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只不过,侯爷有一点没有想到,如今中洲王朝如日中天,国运龙珠即将要归位。”

    “大金王朝也恐慌,如若没有国运龙珠,大金王朝必然会漫天要价。”

    “但有了国运龙珠,大金王朝也慌,会提出一些不应该的要求,可不会太漫天要价,双方都有衡量的。”

    他们开口,你一句我一言,开始争议。

    争议的核心,无非就是顾锦年不说明情况,有人支持李善,毕竟李善的计策,的确能安定江中郡。

    当然也有人相信顾锦年,只是希望顾锦年将办法说出来。

    但不管如何,眼下就只能等陛下回来了。

    而大殿内,李善面色平静,他闭上眼睛,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半刻钟后。

    养心殿内。

    大殿当中只有永盛大帝与顾锦年两人。

    “锦年。”

    “你有什么良策,你就说出来吧。”

    永盛大帝很直接,这个时候不要藏藏掖掖,也不要耽误时间,有什么就说什么,若是办法好,他直接采用。

    若是不行,另做打算。

    “陛下。”

    “可还曾记得,聚灵古阵吗?”

    顾锦年问道。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微微皱眉,随后出声道。

    “你难不成是说,让工部立刻建造大量的龙舟宝船,运输粮食吗?”

    “可这一来时间赶不上,二来没有这么多粮食可以运输啊?”

    永盛大帝下意识认为,顾锦年是要建造龙舟宝船。

    可听到这话,顾锦年却摇了摇头道。

    “陛下,臣并非是此意,臣的意思是,当初获得天地赏赐,还有一样东西,臣没有告诉陛下。”

    顾锦年说话之间,将真龙稻穗和真龙宝米取出。

    “稻穗?”

    “粮米?”

    “这?”

    永盛大帝有些看不懂了,天赐宝物,这事他记得,只不过赏赐稻穗粮米是什么意思?

    不过永盛大帝还是接过这两样东西。

    仔细端详一二,永盛大帝眼神就变了。

    “居然能生长出这么多稻谷?比大夏稻谷多了两倍有余啊。”

    “此物可大规模种植吗?”

    永盛大帝显得十分激动,大夏每年都会花费接近五百万两白银,去研究稻穗,甚至不惜花费重金,打造宝船,就是为了去海上寻找一些粮种物。

    毕竟大金的龙米,是各大王朝都眼红的东西,谁不想要?

    可惜的是,大金龙米到现在都是一个秘密,谁也不知道大金王朝是如何种出龙米的。

    “回陛下,臣已经尝试过,此稻穗可以大规模种植,并且具有一定抗旱性,而且适应大多数土地,无需良田。”

    “陛下,这是成熟后的稻谷。”

    顾锦年将装着真龙宝米的小袋递给永盛大帝,至于这个抗旱性,是得到龙米时,就有的信息,具体如何,苏怀玉还在试验。

    按理说不能如此直接,可现在非常时期,顾锦年也只能夸下海口,定下军心,这也是文景先生的意思。

    “抗旱性?”

    “适应大多数土地?无需良田?”

    永盛大帝接过袋子,随后将袋子打开,刹那间一股清香味弥漫。

    “颗颗饱满,怎么与大金龙米有些相似?”

    永盛大帝惊讶了。

    身为大夏帝王,他自然见过大金龙米,甚至大金每年都会赠送一部分龙米过来,但他不会去吃,毕竟谁能知道这龙米有害无害?

    如今看到顾锦年的真龙宝米,自然感到惊奇。

    “一样吗?”

    顾锦年也好奇了,两个都叫龙米,谁好谁坏,顾锦年还真不知道。

    “你等下。”

    永盛大帝走出大殿,也不知道做了什么。

    大约小半刻钟,魏闲在殿外送来一些东西。

    很快殿门关闭。

    永盛大帝将一个袋子放在玉桉上,而后直接倾倒出来。

    很快,大金龙米出现在顾锦年眼中。

    大金龙米,看起来更为晶莹剔透一些,香味浓郁,不过大金龙米的核心有点点金光,其余还真的很相似。

    永盛大帝一语不发,直接拿来两个水壶,一个倒入大金龙米,一个倒入真龙宝米,随后运转真气,当场水壶沸腾。

    很快。

    米香味弥漫。

    永盛大帝直接以手为刃,削掉一半的水壶盖子。

    两种散发不同味道的米饭出现。

    大金龙米偏有一点药香味。

    而真龙宝米偏有一些清香味。

    “尝下。”

    永盛大帝直接挖了一块,也不顾任何皇帝形象,咀嚼品尝。

    顾锦年同样如此。

    两人品尝完不同的龙米后,瞬间不一样的感觉袭来。

    大金龙米,有些霸道,瞬间让自己精力充沛起来,相当于是一团火焰一般,瞬间炸开,蕴含着能量。

    不过顾锦年是武王强者,也一瞬间消化完毕。

    然而真龙宝米不一样,吃完以后,如同江河一般涌入体内,有些霸道,但没有大金龙米这么霸道,是以一种身体所能适应的方式释放能量。

    不过真龙宝米所带来的能量,的确不如大金龙米,差了至少三分之一。

    可远胜东荒境所有米种,除了大金龙米。

    “好东西!”

    “此乃神物。”

    “此乃朕大夏之神物也。”

    “虽有些不如大金龙米,可这米更能适应不同人进食,改善肉身。”

    “大金龙米,虽为天下第一米,可大金龙米,如同药物一般,不是武者,进食龙米,反而会因承受不住龙米所蕴含的灵气,从而筋脉爆裂而死。”

    “故而大金王朝的龙米才有剩余,才可以交易给诸国。”

    “可这种米种,却可以让百姓进食,可以让大夏将士进食,假以时日,大夏将士的体魄,将远超天下所有人。”

    “那个时候,大夏将士,人人都是武者啊。”

    这一刻,永盛大帝是彻底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与兴奋了。

    身为皇帝,他瞬间就知道这真龙稻穗意味着什么,此物可以改变大夏格局。

    十年。

    二十年。

    亦或者三五十年后,大夏将士都会是武者,而且还不是那种普通武者,十八岁入伍,吃个十年,就能成为一境武者。

    吃个二十年,成为二境武者。

    吃个三五十年,指不定就是三境武者。

    想想看啊,五十万大军,全部都是三境武者,这有多恐怖?

    五万可破三千甲。

    指的就是三境巅峰武者。

    五十万三境武者,即便是面对十万匈奴铁骑,也能百战百胜,因为整体实力太强了,配合一些阵法,将会是无敌之师。

    而大夏王朝,有几百万将士,若是五十年后,全部都成为三境武者。

    先不说这当中会诞生多少个四境武者,至少四百万将士,诞生四百个武王不过分吧?

    万里挑一,配合大夏王朝其他资源培养。

    五百个武王。

    五个武皇。

    假以时日,诞生一位武道至尊?这有没有可能?

    恐怖的数量之下,一切皆有可能啊。

    “锦年。”

    “这稻谷当真好种吗?”

    永盛大帝深吸一口气,看着顾锦年如此问道。

    看着永盛大帝如此,顾锦年深吸一口气,他本来是想要谦虚一二。

    可想到文景先生说的话。

    顾锦年也就不藏什么了。

    “回陛下。”

    “只要不是在荒漠当中种植,这稻穗都能生长出宝米,无论是暴雨还是寒冬,都不会影响其半分。”

    “当然,品质可能会有所影响,如同大金龙米一般。”

    “可绝对要比大夏王朝任何米种强百倍。”

    “臣已经测试过。”

    顾锦年斩钉截铁道。

    而得到这个回答。

    永盛大帝愣在原地。

    呆若木鸡。

    片刻后。

    嘶!

    嘶!

    嘶!

    永盛大帝连抽三口冷气。

    他彻彻底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相信顾锦年说的话,这种米比大夏王朝所有米种强百倍,这点母庸置疑。

    可他震撼的是,这稻穗的生长能力,竟然如此恐怖?

    只要不是荒漠?

    就都能种植?

    这他娘的,大夏王朝不得起飞?

    大夏王朝荒漠虽然也有不少,可还有更多的平原山川啊。

    如果真的什么地方都可以种植。

    十年。

    不。

    五年。

    只需要五年的时间,甚至三年的时间,大夏王朝将永远不会缺少粮食了。

    家家户户都会有存粮。

    百姓们再也不担心吃不饱的问题了。

    想到这里,永盛大帝有些热泪盈眶啊。

    “锦年。”

    “你立大功了。”

    “你他娘的立大功了。”

    “他娘的,朕,朕,朕都不知道该赏你什么好。”

    “朕给你封个王吧,给你封块地,等朕死后,你地位与后代皇帝平起平坐。”

    永盛大帝激动到语无伦次,他眼睛都红了。

    既兴奋又激动,更多的是喜悦和幸福啊。

    说实话,大夏天灾的事情,让他受到巨大的打击。

    根本开心不起来。

    说难听点的话,就算是自己延寿一百年,他都不会开心什�

    ��。

    可现在,他开心的想哭啊。

    他要给顾锦年封王。

    封个大大的王。

    “不要。”

    “陛下,您要是给臣封王,臣立刻就走,带着全家人跑。”

    “侯爵到顶了,以后继承爷爷的国公称号就行。”

    “真别给我封了,我不要。”

    听到封王,顾锦年直接拒绝。

    开什么玩笑?

    古今往来什么人死的最惨?

    异姓王啊。

    虽说自己带着皇室血脉,可那又如何?

    终究不是皇帝的儿子啊。

    而且皇帝的儿子,下场就不惨?

    侯爵可以了。

    国公到顶。

    多一点都不要。

    而且自己必须要六十岁才继承国公之位。

    六十岁之前,侯爷够了。

    “你这个小王八蛋,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怕。”

    永盛大帝气笑了。

    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随后又深深吸了好几口气。

    努力的平复自己内心想法。

    过了一刻钟。

    这才开口。

    “你想去江中郡,将这稻穗推广,以安百姓的心吗?”

    永盛大帝问道。

    “对。”

    “不过,这件事情,意义极大。”

    “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除了陛下和臣。”

    “而且,臣不打算直接推广,等暗中的人全部出现后。”

    “一网打尽,再推广这真龙稻穗。”

    “陛下,这次虽是大夏的天灾,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何尝不是大夏一次机会?”

    顾锦年声音略微冷冽道。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点了点头,他明白顾锦年的意思。

    “不要喊陛下,叫老舅,生疏了。”

    永盛大帝提醒了一句。

    “行,老舅。”

    “说句大不逆的话。”

    “该削藩了。”

    “宁王也该杀了。”

    “借助这次机会,彻底解决内患,剩下的就交给外甥。”

    “外甥还想早点退休,安安心心读书。”

    顾锦年认真说道。

    而听到这话。

    永盛大帝负手而立。

    沉默了一会后。

    永盛大帝不由再深吸一口气。

    “锦年。”

    “朕给予你无上生杀大权。”

    “竭尽全力支持你去江中郡。”

    “接下来,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认为怎么做是对的,就怎么做。”

    “灾情你来解决。”

    “其他的事情,朕来解决。”

    “你我舅甥联手,平定大夏之乱。”

    “一锤定音。”

    “一劳永逸。”

    永盛大帝神色笃定道。

    在这一刻。

    他赋予顾锦年,至高无上的权力。

    顾锦年。

    得到了永盛大帝。

    百分百的信任。

    以及百分百的期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超越了太子。

    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的顾锦年,如果提出要废太子,永盛大帝都会毫不犹豫,直接废除太子。

    只因,顾锦年一人,抵满朝文武。

    为大夏第一功臣。

    也为千古第一功臣。

    --

    --

    --

    --

    多的不说了。

    第一更送上。

    熬到现在没睡。

    兄弟们,就冲着这更新,能不能把月票投一投?

    就这么勤奋的更新,能不能投一投月票。

    下一章,等醒了以后看情况更新,来得及就加更,来不及就.....尬住。

    然后....盟主目前39位,有没有大老补全第40位啊?

    赠送七月写真!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