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2008开始 > 第一百零七章 真要当我小姨?
    看到车子到来,白徵羽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两人都坐在后座位上,因此程立学能清楚的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

    很好闻,像是晨间青草的香气。

    两人一路无话,车子很快就行驶到了一中。

    毕竟不是公交车,要是公交车,从市中心这边到一中, 没有一个多小时是不行的。

    因为每个站都得停,再加上绕的路比较多,坐公交车回去还没有骑自行车快。

    从一中骑自行车回家,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

    当然,开车那就连十分钟都不到了。

    从他们把赵依救上来,到回家换身衣服重新赶回一中,这中间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

    他们到了学校时,上午第一节课都还没开始呢。

    罗沙将车子停在校外的停车场,程立学跟白徵羽从车里走了下来。

    二人向着校内走了过去。

    “谢谢。”程立学道。

    如果自己救赵依的时候白徵羽没有出现,那么自己就会潜进水里把赵依抛下,那赵依是必定会淹死的。

    而自己心里则会留下一个很大的创伤,这样的创伤,没有人能够修好,哪怕是治愈心里创伤最好的时间。

    所以,他是得对她道一声谢的。

    “我救了你的命,一句谢谢可不够。”白徵羽淡淡地说道。

    “什么时候救过我的命?”程立学不解地问道。

    “今天你在水里救赵依时,明显就要坚持不住了,我要是不下去帮你,你绝对会跟她一块被湖水淹死。”她道。

    “还真不会。”程立学笑道:“真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会潜进水里,将她给挣脱掉。”

    “倒是实诚。”白徵羽道。

    这确实是唯一能活命的机会。

    “那你就没有谢谢的意义了。”白徵羽道。

    “也不是, 如果你不来帮忙,我即便是挣脱了赵依, 但她在我眼皮子底下死亡, 再加上她跳湖自杀之前曾最后对我笑过,我要是救不了她,你觉得我后半辈子能睡着?”

    白徵羽没想到还有这茬, 道:“这句谢谢确实该说。”

    想想一个人死之前对自己笑过,白徵羽有些头皮发麻。

    “关于《春风》的结局,为什么要那样写?”沉默了好一会儿,在即将登上教学楼时,白徵羽出声问道。

    “你是问最后苏诚为什么没有追到陈清吗?”程立学笑了笑,道:“程立学都没有追到白徵羽,苏诚怎么追到陈清?”

    “有人说《春风》是一部青春伤痛文学,其实在我看来并不是,我更愿意称它为青春写实文学,因为这就是一本写实的青春故事,书里的人和事,都在曾经的岁月里真实的发生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轮回有各个时间段的时间与空间,那么他们或许还在上演着书中的每一幕,那个男孩儿还在暗恋着那个女孩儿,那个女孩儿或许知道,或许也不知道。”

    “就像是曾经的我, 每次故意走到你的窗前,有许多念头无数次提起又放下, 少年时的青春啊,有些可怜,又有些自卑,毕竟谁让当时喜欢的是你白徵羽呢?”程立学笑道。

    什么人在她面前会不自卑呢?

    那时的那个英杰,应该没有。

    白徵羽没吱声,两人沉默了下来。

    只剩下一股又一股从远处吹来的风,吹乱了某些思绪,吹乱了个某个青春。

    回到教室,距离上午第一节课上课还有十分钟。

    许多人都在严阵以待,拿着语文书在背着。

    就在程立学他们换衣服回来的时候,上面的领导已经来市一中视察了。

    只是现在他们还没来到教学楼,谁也不知道领导要视察哪里,又或者会走到哪个班级,因此此时一中从高一到高三所有班级的学生,都挺直了身板,将课桌收拾的异常整齐。

    十分钟后,上课铃打响,语文老师沈言走了进来。

    她开始讲课。

    而就在讲课的途中,考察团走进了一班。

    为首的三人程立学认识两个,一个是一中的校长王秀民,一个是青山市的市长陈秋。

    站在他们中间的那名中年男子在教室里观察了一阵子,然后笑着问道:“你们谁是程立学?”

    程立学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那人摆手示意他坐下,笑道:“你在一中写的那篇作文我看了,《那些大山深处里的人》,写的很好,继续加油。”

    程立学点了点头。

    那人笑了笑,道:“你们继续上课吧。”

    说完,便走出了一班的教室。

    这些领导离开后,班内的学生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他们倒不是觉得那些领导对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相反这些领导都挺和蔼可亲的,并没有给他们造成压力。

    只是他们的腰板已经挺了很久了,就是怕上级这些领导突击检查,因此他们早就已经开始保持这个动作了。

    这领导要是再不走,他们可坚持不下去了。

    虽然老师一直在说写字读书时坐姿一定要坐好,否则会得近视。

    只是谁会真的去听啊,小时候没改好,现在再去改,可没有那么容易。

    第一节课下课,校广播里传来了对程立学跟白徵羽的嘉奖。

    因为两人早上见义勇为救下了赵依,学校将会在下午专门给他们开个表彰大会。

    也就是在此时,林初恩才知道这件事情。

    “你早上,跳到湖水里去救人了?”林初恩问道。

    “嗯。”程立学点了点头。

    “哦。”林初恩哦了声,没再说话。

    此时,白徵羽从前门走了出去,引起了许多人的注视。

    不只是程立学,一班的其他学生,也是第一次见白徵羽穿裙子。

    寻常的时候,白徵羽的穿着跟学校里的其她女生没什么两样,大多数都是牛仔裤或者铅笔裤加单鞋。

    这一刻换上长裙的白徵羽,顿时就把教室里的许多人都给惊讶住了。

    “白徵羽好漂亮啊!”林初恩道。

    作为女生,都不得不去惊叹白徵羽的美。

    “你不比她差。”程立学笑道。

    林初恩摇了摇头,道:“比不上的。”

    “怎么开始自卑起来了?那个对自己相貌非常有自信,觉得只要是男生就会喜欢她的林初恩哪去了?”程立学问道。

    “我,我确实长的挺好看的,但是白徵羽就是比我漂亮啊!”林初恩道。

    “我可不管,在我心里你是最漂亮的。”程立学笑道。

    林初恩愣了愣,然后小声道:“不要脸。”

    “怎么夸你反倒是我不要脸了。”程立学好笑地问道。

    “就,就是不要脸,哪有人会当着女孩子的面夸人漂亮的。”林初恩皱了皱鼻子,道:“你肯定没安好心。”

    程立学没好气的将她马尾上的皮筋儿给解开,道:“这才叫真正的没安好心。”

    皮筋儿被程立学解开拿走,她那满头青丝也就如瀑布般飘散了下来。

    “别,别解我辫子啊!”她伸手就要去抢程立学拿走的皮筋儿。

    只是她过来拿,程立学就把右手换成了左手,她向右拿,程立学就把左手里的皮筋儿给到右手里。

    就这样,林初恩突然失衡,然后直接惊呼一声倒在了程立学怀里。

    她这一声惊呼,将教室内的目光全吸引了过去。

    倒在程立学怀里后,林初恩俏脸通红,看到教室里其他同学的目光都向这里望了过来,俏脸就更红了。

    从程立学怀里快速起来后,她羞的都快将脑袋埋在桌子底下了。

    “你,你要是再欺负我,我就告诉芸姐,芸姐好像现在就在市里。”她声音极小的说道。

    程立学有些无语,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吧?

    是她自己倒在自己身上的,而且她倒在自己怀里后就迅速起来了,自己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说就说呗,我都还没来得及抱呢,你就走开了。”程立学道。

    “你,你还想伸手去抱!”林初恩气极了。

    “又不是没抱过。”程立学笑道。

    林初恩抬起了脑袋,道:“我是你小姨,你,你不能喜欢我,也不能随便抱我。”

    或许是感受到程立学对她的某种意思,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林初恩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自己小姨的身份搬了出来。

    自己如果是程立学小姨的话,程立学肯定就不能喜欢自己,也不能想着去抱自己了。

    而且,成了小姨,他也不能随便欺负自己了。

    “真要当我小姨?”程立学闻言笑了起来。

    林初恩要真是认了小姨这个身份,那以后自己帮她还真就可以光明正大了。

    至于能不能喜欢她以及抱她,差了那么多辈的小姨,喜欢了又怎么样,抱了又怎么样?

    有些时候,程立学是真的很想伸手去抱一抱她,或者是牵着她的手,像个正常的小情侣那样,在校园里的香樟树下,又或者是书山湖的亭廊上走上一回。

    那是自己最向往的校园爱情,只是现在还无法做到。

    因为自己就连表白,都还没有去表白呢。

    真不能继续拖下去了,正好过几天清明他们都要回老家祭祖。

    就借着清明这个假期,想办法向她表白。

    程立学自信只要自己表白,不管她答应与否,自己都能在她心里留下一道印记。

    只要有这个印记在,那接下来去追她,就会容易很多。

    ……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