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匕现
    父子俩一场对话,到了此时,却是让在场众人心底里发寒。

    魏奇雄说,魏如寒趁着他在万里冰川之内,修行天地大磨阴阳盘的时候,忽然着人下辣手,想要将其杀死。

    这件事情,魏如寒尚未首肯承认,却也未曾反驳。

    而魏如寒问的话,魏奇雄却是没有半点犹豫。

    直接就将真相说了出来。

    魏奇峰昔年之死,当真便是出自于他的手笔。

    甚至连他的亲弟弟,被吃鸡蛋噎死这件事情,也是他做的。

    魏如寒一番筹谋多年,本就是为了寻一个答案。

    只是这答案,终究是让他失望了。

    他呆呆地看着魏奇雄,这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胸腹之间接连起伏,眸光也是越发的浑浊,他拿手点指魏奇雄:

    “你……你好狠的心啊。”

    “这番话轮不到你来说!”

    魏奇雄闻言却是勃然大怒:“若不是有你出手在前,又岂能有我报复在后?

    “当年若不是我得人相救,怕是就要死在那万里冰川之下。

    “这些年来,这份仇恨无时无刻不将我煎熬。

    “父要杀子,当真滑天下之大稽。

    “爹啊……您要杀我,您自己出手不好吗?

    “若是您的话,哪怕魏奇雄再怎么不肖,这条命你给了,我还你就是。

    “又何必让旁人出手?”

    “……哈。”

    魏如寒喃喃的问道:

    “我当时,是让谁出手的啊?”

    魏奇雄抬手一指黄远:“自然是他。”

    黄远一脸愕然:

    “我……我没有啊。

    “二公子,您去万里冰川咱们大家伙都不同意。

    “认为其中凶险,不可轻往。

    “可是您激怒而走,咱们想要阻拦却是不敢。

    “至此一别,再见便是今日,我,我何曾深入万里冰川,去偷袭您啊?”

    “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否认?”

    魏奇雄忽然掀开衣服,袒露胸膛。

    就见到在他的左胸之上,留有三道疤痕,是人以指力击伤。

    “三绝指!”

    更有人直接惊呼出声:

    “这是三绝指!”

    三绝指便是黄远的拿手好戏,他也是仗之赖以成名,此后加入落凤盟内,却是留在了城主府。

    早年本是魏如寒的亲卫,此后逐渐成为了魏如寒的大管家。

    现如今人们虽然是以黄管家称之,但是在很早之前,他却有个名号叫三指定江山。

    “旁的武功,我可以认错。

    “难道连这三绝指,我也会认不得吗?

    “黄管家,你敢说当年趁着我闭关修行的时候,以这三绝指取我心口绝脉之人,不是你黄远吗?”

    魏奇雄越说越怒,声音之中已经隐隐裹挟雷霆之音。

    黄远还要再说,魏如寒却已经伸出手来阻止:

    “事到如今,无论再说什么,却也无用了。

    “你便将当年对你出手之人,归咎于老黄身上吧……

    “你便当……昔年要取你性命之人,就是老朽吧……

    “终归,你犯下大错,手段狠辣,实是……留你不得了。

    “今日于此,老朽便要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

    魏奇雄摇了摇头:“且不说你如今年老体衰,油尽灯枯。

    “纵然是昔年你全盛之时,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这些年来,我遗世独居,静待良机之时,便于天地大磨阴阳盘上多做钻研,一身武功早就已经登峰造极。

    “你若真要跟我动手,那是自取其辱。

    “不过……你终究是我的爹,你对我不仁,我却始终不忍对你不义。

    “今日在这里,我还愿意给你留下一个体面。

    “你退位让贤,我承接大位。

    “落凤盟大权交接,我取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甚至就连你这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孙女,我也留着她绝不伤害。”

    他话音落下,曾有望忽然上前一步,朗声开口:

    “事到如今,所有事情皆以分明。

    “大盟主早年便已失德,不配做咱们的大盟主。

    “魏紫衣来路不正,其身份如何尚且两说。

    “现如今同样剥夺其盟主之位,不再有资格参与咱们落凤盟大盟主之争。

    “二公子归来落凤盟,无论武功才干皆可继任一盟主座次,参与此次大位争夺。

    “曾有望在此推举二公子继承大位!”

    “附议!”

    徐君桑直接站在了曾有望的身边。

    “……附,附议!”

    又有一个声音从角落之中传来。

    却是那鼻青脸肿的迟路。

    他有些迟疑不定的走出,不过最后还是站在了徐君桑的旁边说道:

    “既然二公子归来……这,小魏……魏大……不,这魏紫衣又身份不明。

    “我自然不能再一错再错。

    “如今落凤盟拨乱反正之日,就在今时。”

    此人本就首尾两端。

    当时是慑于苏陌威严,不得不拜在魏如寒座下。

    如今苏陌不在,在场之中唯有这魏奇雄独领风骚。

    若是不同意此事,怕是今天都走不出这扇大门。

    不说其他,单说魏奇雄带来的这些人,看上去就没有一个是好招惹的。

    此等境况之下,迟路自然不能吃这个眼前亏。

    而且,同样是拜入魏如寒座下,回头哪怕苏陌归来,他也有话可说。

    毕竟当日苏陌只是让他去找魏如寒领罪。

    其他的却是没有说过的。

    留白之处,自然可以任由自己泼墨。

    魏奇雄闭上双眼:

    “八大盟主去二添一,算上我在内,已经有四位盟主达成一致。

    “吴道忧,洛宁光,花前语……你们三人,莫要冥顽不灵。”

    “没错,吴盟主,良禽择木而栖,我知你有雄心壮志,想要成为大盟主,从而干出一番事业。

    “不过现如今有二公子在,你我若是能够齐心辅佐,二公子必然能够将咱们落凤盟发扬光大!”

    曾有望立刻说道:

    “吴盟主,如何决定,你且要三思后行啊。”

    吴道忧长叹一声:

    “罢了罢了,今日时局至此,终究是吴某痴心妄想了。

    “二公子如今归来,却是无话可说。

    “吴某甘心拜服!

    “故此……附议!”

    说完之后,来到了魏奇雄的另外一侧站下。

    洛宁光这边跟人打的满脸是血,此时眼看吴道忧也做出了选择,当即也二话不说来到了吴道忧的身边。

    虽未言语,意思却是明明白白。

    最后便是花前语了。

    魏奇雄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眉头微微皱起。

    不知道为何,这女子总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是他又觉不认识这个女人。

    虽然花前语是天羽城城主,落凤盟第二盟主。

    按道理来说,自己不应该不认识。

    可是接连两件大事,或者直接出手,或者间接出手。

    为了不让魏如寒察觉到自己,魏奇雄将自己隐藏的极好。

    所以他虽然久闻花前语之名,真的见面,却还是第一次。

    今日自己初归,她又能够叫出自己的名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会正是大事当前,却是顾不上多探究竟,只是问道:

    “花城主又意下如何呢?”

    花前语轻轻摇头:

    “我一介女流之辈,又能做什么?说什么?

    “自然是你们男人怎么说,就怎么算了。

    “你们都支持这位远游归来的二公子,那我也只能……附议了。”

    “好。”

    曾有望哈哈大笑:

    “花城主知情识趣,乃是人中俊杰,巾帼不让须眉,让人佩服。”

    眼看着花前语款款站起,来到了吴道忧的身边站好。

    魏奇雄这才看向了魏如寒:

    “现如今这局面,却是哪个得道多助,哪个又失道寡助呢?”

    魏如寒静静的看着魏奇雄,一语不发。

    黄远脸色铁青,心中已经开始筹措该如何带着大小姐和老爷脱离险境。

    魏紫衣踏前一步,挡在了魏如寒的跟前,只是看着花前语的时候,微微有过一瞬间的停顿。

    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可以选择背叛魏如寒,也可以选择背叛她魏紫衣。

    但是花前语绝对不会。

    因为……这是她的娘亲啊。

    纵观今日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她的心中始终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似乎有某种力量,推动着局势朝着某一个方向发展。

    却又看不清楚,那股力量来自何方。

    但当花前语站在了吴道忧身边的时候,魏紫衣明白了。

    那股力量来自身后。

    她轻轻地出了口气:

    “诸位今日,是想要篡夺这大盟主之位吗?”

    “这话听着刺耳啊。”

    曾有望叹了口气:“今日咱们哪里是篡夺此位?魏如寒德不配位,越老越糊涂,早就该从这大盟主的位置上退下来了。

    “而你……身份莫名,谁又知道你究竟来自何方?

    “咱们落凤盟的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今日你若是知情识趣,便应该离开此地,你要是想要折返冷月宫,咱们绝不为难。

    “不过若是执意留在这里……却也别怪咱们手狠,将你打出这城主府,驱逐出这落霞城。

    “毕竟,贸然参与咱们落凤盟的大事,纵然是苏总镖头那边,咱们也有话可以说。”

    “冠冕堂皇的话,曾盟主今日说了太多了。”

    魏紫衣随手将长剑拔出,斜指地面:

    “魏家有战死的子孙,却没有被人赶出落霞城的后人。

    “诸位今日之举,不管说破了大天去,无非就是想要图谋这大盟主之位。

    “他说我不是魏家的孙女,我还说他是旁人易容假扮的呢。

    “远的不说,东城魔教永夜谷中,便有一套人皮把戏,可以剥皮制衣。

    “谁知道这人的身份,又是真是假?

    “你们当真弄清楚了吗?”

    “放肆!”

    曾有望勃然大怒:“你竟然敢对咱们落凤盟大盟主不敬吗?”

    “大盟主就在我的身后呢。”

    魏紫衣轻轻摇头:“你身边的,谁知道又是个什么东西?”

    “你!”

    曾有望更显怒容。

    却听到魏奇雄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莫要逞这口舌之利,哪位出手,将这女子赶出城主府吧。”

    “属下愿效犬马。”

    曾有望立刻开口,当即飞身而出。

    徐君桑也不多言,跟在了曾有望的身后。

    迟路略微犹豫之后,也上前一步。

    今日大局已定,魏奇雄承接大盟主之位,板上钉钉。

    自己原本就是支持魏紫衣的,若是不能拿出一笔投名状的话,此后如何怕是难说了。

    当即三大盟主出手,围攻魏紫衣。

    魏紫衣抬头之间,手中长剑顿时一扬,便跟这三人斗在了一处。

    她是冷月宫高徒,过去跟在苏陌的身边,武功如何着实是未曾展现出来。

    今日独斗三大盟主,却真个叫人开了眼界。

    只见到战圈之中,这魏大小姐进退有据,剑锋固然是守多攻少,然而每一次出剑,必然是攻敌之必救。

    一剑出,便让一位盟主手忙脚乱。

    若非是三人同时出手,仅一人的话,怕是顷刻之间就得被这小小女子拿下性命来。

    三大盟主是越斗越惊,纵然是围观之人,也是愕然。

    大小姐之名经常听说,可看她出手却少。

    今日这一出手,果然非同凡响。

    这四人在这厅堂之中飞梭乱斗,魏奇雄却是眉头紧锁。

    轻轻摇头:“都是废物,三人出手却拿不下一个小小女子,着实可笑……”

    他说到这里,忽然看向了跟他一起来的这位:

    “不如兄台出手,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神功?”

    “嗯?”

    那人看了魏奇雄一眼,轻轻一笑:

    “也好,今日本是陪兄台过来唱这一场大戏,如今戏将落幕,我还尚未登台,未免说不过去。”

    话音落下,他脚步一点,便已经到了人群之中。

    此人一出,魏紫衣顿时压力倍增。

    举目看去,这人一身黑衣,纵然是大白天也蒙着一张脸。

    叫人看不真切。

    不禁眉头微微一蹙:

    “报上名来。”

    “你还不配!”

    来人也不多言,单掌一抬一拿,掌中招法简单,可是滚滚内力却是非凡,指尖只是触及魏紫衣长剑之上,魏紫衣便觉得手腕隐隐剧痛,有些不好拿捏这掌中长剑。

    心中一凛,知道是劲敌,更不敢小看。

    当即谨守脚下步法,与这四人游斗,仗着冷月宫的踏月留仙,这帮人一时之间却也当真奈何不得她。

    可是魏紫衣终究年轻,纵然剑法精妙,步法非凡。

    在这四人联手之中,尚且进退有据,可是这一身内力终究是薄了一层。

    不过片刻之间,面上已经浮现出了一层清冷之气。

    这是冷月宫绝学【玄月玉坤功】催发到了极致的表现,不仅如此,她的头顶之上更是隐隐有氤氲之气升腾而起。

    相比之下,出手这四个人却是越发的得心应手。

    三大盟主掌中尽出绝学,唯独最后出手那人,指掌之间始终留着三分余地。

    不仅如此,此人出手到现在,所用的功夫没有一招是本门武功,全都是花点小钱就能在武馆里学到的寻常功夫。

    可哪怕这样,他也仍旧是让魏紫衣压力最大的一个。

    “岂有此理!”

    黄远早就看不下去了,怒喝一声:

    “你们这些老东西,欺负咱们大小姐年纪小吗?

    “以四对一,以大欺小,着实是欺人太甚!!”

    他话说至此,再也不顾魏如寒的阻拦,举步踏入场内,弹指一点,两指之间裹挟风雷,直奔徐君桑。

    此一变虽然未曾出乎预料,可是黄远这些年做大管家,久不动武,骤然出手功力却是不减当年,仍旧让人吃了一惊。

    徐君桑眼看不能抵挡,正要出手继续对付魏紫衣的曾有望,当即身形一晃,到了跟前,挡下了这一指。

    此时节,迟路刚刚被魏紫衣一剑逼退。

    那黑衣人正要趁此机会下手,掌出近半,却见到眼前魏紫衣的身形骤然不见踪迹。

    下一刹那,漫天皆是魏紫衣!

    乱世飞星!

    重重人影,重重剑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魏紫衣这一剑的剑势早就凝聚好久,黑衣人一时不察之下,只能接连出手,阻挡这漫天剑星。

    仿佛只是须臾,又好像过去了许久。

    终于眼前众多的魏紫衣,合二为一,凝聚一剑【点星芒】!

    剑势一走,宛如流星奔月。

    黑衣人一时不察之下,被乱世飞星带偏,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一剑已经到了跟前。

    当即两手一合,倏然一推。

    掌势如推山,沉稳掌力如山之重。

    将魏紫衣的剑锋阻挡于掌前三寸之地,再也不得寸进。

    一刹那,剑气和掌风扩散四方。

    黑衣人脸上的蒙面,再也遮挡不住,被这劲气吹飞,露出了真实面容。

    “任雄飞!”

    “这是无生堂第十殿传承绝学,推山掌!”

    魏紫衣听到这话之后,联想苏陌先前的话,所有的事情顿时在脑海之中走了一遍。

    刹那间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任雄飞,你当死!!!!”

    任雄飞却是眉头微微皱起,不过环视一圈,既没有看到苏陌,也未曾看到局势再有变化,当即哈哈一笑:

    “魏大小姐,今日本不想伤你性命,如今看来,却是留你不得了。”

    “你想杀谁?”

    魏如寒声音森冷传入耳中,一身含而不发的内力,到了此时终究宣泄锋芒。

    任雄飞回头去看,就见到这老头身姿挺拔,再也没有了半点龙钟之态。

    微微一愣:“你……”

    一个字刚刚说完,便已经感觉不妙。

    果然就听到魏奇雄哈哈大笑:

    “老头,既然你尚且还有一战之力,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天地大磨阴阳盘!”

    他说话之间,一步踏前,脚下咔嚓咔嚓声音接连响起。

    地面上的青石骤然扭曲变形,紧跟着轰然一声化为齑粉。

    他纵身一起,两掌凝聚阴阳,便要直奔魏如寒。

    而站在他身边的花前语和吴道忧以及洛宁光三人,彼此对视一眼,也跟着同时出手。

    魏如寒眼眸轻抬,长出一口气。

    看着眨眼奔袭而至的魏奇雄,眸光略带伤感。

    掌势未出,劲风先起,他一抬手,这父子俩的掌风便已经狠狠地碰在了一处!!

    7017k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