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尖中文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过程与结果
    齐玄素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不是恶人尚且不好定论,但他肯定不是个善人。

    纵观齐玄素的经历,从万象道宫的龙虎社开始,一直到师父被杀,他没有惹任何人,却遭受各种不公,风宪堂没有给他一个公道,北辰堂也没有给他一个公道,是他自己讨回了公道。

    有了这样的经历,如果他还能再去认可所谓的规矩,那就是圣人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杀了万修武,而不是想着收集证据去告万修武,若非太平客栈里实在不好杀人,他也不会轻易放过岳柳离。

    一个习惯了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人,怎么可能信奉花圃道士这一套?哪怕是迫于形势,他在嘴上不得不信,骨子里也是必然不信。齐玄素从来都不是玄圣,他是个小人物,万事从自身立场出发,善我者善,恶我者恶,这也许是他的局限性,却也不得不承认,经历会决定人的想法。

    什么是弱肉强食?那就是齐玄素遭遇不公之后,只恨自己太过弱小,而不是怨恨世道不公。这个种子埋下之后,注定了齐玄素不大可能是个讲道理的人。

    不过这个世道本就是不公平的,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的。如果齐玄素是参知真人,那他就不会亲自动手杀万修武了。他只会吩咐下去,立时就有专人去查,从当年的众多当事人查起,带着大量的证人证据,完成翻案,符合程序,最终罪犯伏法,各种包庇之人被问责。

    可齐玄素不是参知真人,在杀万修武的时候,他只是个假死的七品道士,就算他在风宪堂门前跪上三天三夜,也没人去给他翻案,他只能用自己的办法去讨还公道。

    说白了,有权有势就追求过程的正义,无权无势就追求结果的正义。

    若是无权无势却非要追求过程的正义,大约就是拖个三年五载,无尽的扯皮,每一步都在规矩范围之内,结果却是不了了之。

    正因如此,百姓们才会赞颂话本中高来高去的侠客。从法家的观念来看,所谓的行侠仗义其实是使用私刑,过程是错的,侠客没有权力去裁定对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正义,你的正义不是我的正义,可百姓们为什么会喜欢、认可并且大力赞扬行侠仗义的侠客呢?大约是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大约是因为普通百姓都是无权无势无钱之人,更是请不起讼师之人。

    如果齐玄素生在玉京,就像无数个花圃道士那样,生长在一个文明的环境之中,也许他会从心底里信奉道门的法度,奉为圭臬,视正义为金科玉律。可惜花圃里没有他的位置,他只是野外丛林中一棵野蛮生长的野草,一切只为好好活着。

    齐玄素因为自身的经历,对于法度和规矩,天然抱有极大的不信任,所以当他遭遇问题,总是信任自己的刀剑。至于什么我的正义不是你的正义,倒也简单,要么让我去见阎王,要么你自己找阎王说去。

    夏虫不可语冰,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想法相通?齐玄素重归道门以来,早就受够了这些繁文缛节。如果他有七娘那样的境界修为,也许他会选择做魏无鬼,而不是齐玄素。

    至于张月鹿,除了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齐玄素之外,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认为张月鹿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许多人对她的评价是:不好相处,有手腕,能力强,敢担责,肯做事,甚至还要加上个激进极端,却没有铁面无私、公正严明一类的评价。

    张月鹿不止一次说过自己有私心,虽然她从不贪财,但她明知道属下孙永枫有许多说不明白的灰色收入,却默许了这个事实。因为水至清则无鱼,她想要有自己的心腹,想要有自己的追随者,就不可能去做个道德的完人。

    虽然齐玄素说张月鹿的心是光明的,但张月鹿直接否认了,因为和齐玄素比,张月鹿的确算是光明,可实际上,张月鹿自己知道,她的理念也不是玄圣的理念,她一直说的是改变道门,而不是拯救天下苍生。她知道自己的能力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平不了天下,开不得太平。

    改变道门在于消弭矛盾,重新分配利益,司徒星乱曾评价过张月鹿,说她是个少壮派人物,主张变革。变革必然触动别人的利益,正所谓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怎么可能再去按照规矩来?

    张月鹿要做的是毁誉参半的权相,而不是一个道德圣人,这也是张月鹿出身的局限性,她没有底层经历,她只是看到了上层的恶。

    不过她的经历更让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两次江南大案,最终都变成不了之局,这让张月鹿明白了一个道理,程序就是程序,只是手段,其本身与对错无关,也与正义无关,只是一个博弈的过程罢了,大可不必为其赋予什么正义的名头。

    两次江南大案,都有案卷可查,无可挑剔,程序上无一错漏之处,结果是什么?结果是幕后主谋逍遥法外,积弊越来越深。

    虽然很多人都反对胜了就是对的,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说白了,所谓的程序正义就是辩经,早年的张月鹿是相信的,后来便不信了,为什么?因为她忽然发现,为什么这些所谓的程序正义都是有权有势之人的案子?

    她从没听说过八品道士通过程序正义被主持公道,倒是二品道士们常常因为程序正义而被无罪开释。

    又是谁在不断鼓吹程序正义便贬低结果正义?似乎都是精通法典之人?

    她还看过刑部的案卷,九成九的犯人都是穷人,八成的犯人请不起讼师,同一个案子,有无讼师,结果是天差地别。

    因为请不到讼师,所以无法找到程序中的漏洞,那么所谓的正义又体现在哪里了呢?

    所谓的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无论选择哪一个,都是有权有势之人得到所谓的“正义”,又有什么区别?

    有权有势有钱,就可以追求程序正义。无钱无权无势,那就看着办。

    其本质上还是没有区别。

    或者有了些许进步,却绝对当不起“正义”二字。

    张月鹿并不反对这种法家思想,却也并不想奉为圭臬,大力维护,所以她只是将其视作手段而非理念,甚至她选择帮助齐玄素的时候,还巧妙利用了所谓的程序正确,即按照规矩,上官敬的案件如须再查,必须先请示金阙,然后才能到北辰堂调阅案卷,彻底断绝了无墟宫的退路。

    在张月鹿看来,既然所有的法度都要靠人去判别、执行,都离不开人的意志,那么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应当两者并行,最终落实的时候要就事论事,不能落入了法家的窠臼之中,不能让法典条文成为不容改变的圣典,不能让讼师之流成为拥有唯一解释圣典权力的教士阶层,道门是道家的道门,不是法家的道门。

    张月鹿的这种想法,未必是对的,可在道门之中,却不能算错。因为道门不是大玄朝廷,道门并不直接面对百姓,再底层的道士也是道士,正所谓侠以武犯禁,这是一个人人都有能力以武犯禁的群体,绝不是衣食无忧就能满足的,他们的需求更多,如果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那么齐玄素这类人物绝非少数。

    若用治理百姓的思路去治理道门,恐怕要出大问题,百姓们不到活不下去的地步,是绝不会造反的,百姓们已经习惯于忍受苦难。可道士们却未必如此,身怀利器则杀心四起,八部众仅仅因为理念不合的问题,就悍然叛出道门。可想而知,若是道门内部的矛盾继续加深,底层道士们未必不敢反抗高层道士,哪怕高层道士中有仙人的存在。

    仙人有伟力,可以让云锦山天翻地覆,也可以处死废天师张静沉,却不能把作为道门基石的底层道士杀个干净。

    

    7017k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