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病娇时爷的小祖宗软甜又凶 > 第两百五十三章:你和白曌什么关系
    江时低下头看她:“好。”

    南七“嗯”了一声,忽然想起来今天白曌说的那些话,她从江时怀里坐起来,仰着小脸,双手掐着腰,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听说你小时候有个梦中情仙?”

    “......”

    江时微抬着眼,桃花上挑着,在脑子里想着措辞。

    就这几秒犹豫的功夫,南七一下子就炸毛了,她低头就在江时裸在外面的胳膊上咬了一口。

    雪白的肌肤衬着鲜红的牙印,江时轻蹙了下眉,望向自家正生着气的小姑娘。

    唇角弯起一抹宠溺的笑:“没看出来我老婆属狗的。”

    南七哼了一声,很不满地看着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江时笑:“是有这回事,不过已经过去了,以前小时候总生病,身体不好,后来就总能梦见她,不过我连她的样子都记不清了。”

    南七对他后面的话充耳不闻,满脑子都是‘是有这回事。’

    那这么说,白曌说的是真的?

    江时的白月光是白姜?

    艹!

    南七顿时就想爆粗口了。

    她瞪着大眼睛紧紧盯着江时,恨不得在他身上盯出个窟窿,那双平日里鲜活的小鹿眼此刻盛满了幽怨。

    莫名地,江时被她盯出了几分心虚感。

    他捂住口鼻,轻咳了一声,解释:“宝宝,别想太多,我那个时候才十来岁而已。”

    南七眼睛瞪的更大了:“十来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江时:“......”

    这他要怎么解释?

    南七愤愤地说:“我给你三秒钟时间总结,要是说出来不能让我满意,你今晚就睡沙发!”

    江时挑眉,看来小姑娘这是真生气了。

    都舍得让他睡沙发了。

    他清咳一声,说道:“我和她之间,只能算是幼时的一个好友,还记得以前那块血玉吗,那便是她丢下的,她让我好好替她保管着,将来时机到了她会来取。”

    他扳正南七的身子,认真地睨着她:“我答应了,这仅仅是一个承诺罢了。”

    南七哼笑一声,拍开他的手:“没看出来啊,你挺信守承诺的。”

    江时无言。

    他在他老婆心里好像人品不是很好......

    南七“哼”了一声:“那你现在把血玉给我了,就不怕她来找你要?”

    江时沉凝片刻,道:“她没有你重要。”

    这是实话。

    任何人在他这里,都不能和他的宝宝相提并论。

    即便是背弃承诺,他也要竭尽全力护住南七的周全。

    如今这血玉对她来说很重要,他自然不可能因为旁人,而去耽误她的要紧事。

    ‘她没有你重要。’

    南七胸口处那点泛酸的醋意,顷刻间消失殆尽。

    她的阿时,真的太好了啊!!!

    南七窜过去一把抱住江时,依偎在他怀里,眼底盛着笑意:“嘻嘻,我就知道阿时最爱我了。”

    江时被她撞的突然,胸口处疼了一下,眉头轻皱了一瞬便松开了,将她拥在怀里:“小傻瓜。”

    晚些时候,江时抱着南七去了浴室,亲自伺候她洗澡。

    南七趴在浴缸边沿上,惬意地眯着眼睛,雾气在周边环绕,映的玻璃都有些朦胧不清。

    江时拿着毛巾轻柔地给她擦着背,姿态闲散又认真。

    南七歪着脑袋,枕在他胳膊上,“阿时,接下来几天我都要出去,晚上才能回来,你一定要待在酒店里,千万别乱走呀。”

    江时将她湿了的秀发挽在耳后,轻声道:“嗯。”

    南七被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忍不住开始絮絮叨叨:“白曌跟我说你那个小仙女是他妹妹白姜。”

    “嗯。”

    “嗯?你就嗯?”南七睁开眼,抬头看向依然淡定的江时:“你不好奇吗?你之前找血玉不就是因为白姜吗。”

    江时云淡风轻地睨了她一眼,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水渍:“不全是。”

    “啥?”南七不太明白江时话里的意思。

    江时依旧是一幅懒散的口吻,说:“唐贺安敢抢走我的东西,我自然要让他付出代价,把东西寻回来。”

    南七抽了抽嘴角,敢情小仙女还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这狗男人睚眦必报的性格,根本不允许别人在他跟前设计陷害他。

    真行,的确很江时。

    南七发自内心地给他竖了个大拇指:“有仇必报,不愧是你。”

    江时捏了一下她的脸,“白姜是谁我不感兴趣,我与她之间,只有一个简单的承诺。”

    “你感兴趣也没用。”南七道:“她已经成了睡美人了,估摸着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白曌将她的魂灵锁在白雪身上饲养着,这种方法除了能让白姜不会永远消亡之外,其余的,便什么用都没了。

    白姜永远都不会醒,只会睡在冰棺里。

    南七其实挺想不明白的,为什么白曌会如此执着于这副空壳,难道他用邪术保留着白姜的身体,白姜就会醒过来了吗。

    想不通的事,南七也懒得再想,反正白姜如何同她也没多大的关系,她只要保证她家阿时的安全就好。

    等她明日去试试激活血玉的法子,看能不能行得通。

    若是行得通了,那她们也能早日回京城。

    若是行不通,那就再换别的方法。

    她相信,总会可以的。

    白曌说的那个方法一定不是唯一的。

    江时给她揉着太阳穴,幽幽地问:“白曌和你是什么关系。”

    “呃......”南七眼皮子抖动了下,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她顾左右而言他的开口:“我洗好了,阿时,抱我上床吧。”

    江时斜睨了她一眼,弯腰将她从水里捞出来,然后毛巾慢慢擦过她的身体,将她抱去了床上。

    只是——

    “怎么不说,嗯?”

    他压着她的身体,伸手抬高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直视。

    南七咽了下口水,眼珠子飘向江时挺翘的笔尖,支支吾吾地道:“也没什么关系,就......可能,他之前暗恋我?”

    “暗恋?”江时桃花眼微微眯起,散发出一股危险的光芒。

    南七点头,嘿嘿笑着:“你老婆这么好看,有几个追求者不是很正常嘛。”

    “几个?”江时手下用了些力气。

    南七暗道不好。
最新网址:www.x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